招聘网站编辑、软文新闻稿写手、主持人、礼仪接待服务员
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88必发官网登入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创88必发娱乐官网 www.tshtl.com
重点推荐剧本
农村民俗题材娱乐搞笑小品剧本《
妇女权益题材搞笑感人小品剧本《
品质打假题材搞笑小品剧本《Y女婿
药品类打假题材搞笑小品剧本《打
小区社区邻里题材搞笑小品剧本《
诚信打假题材搞笑小品剧本《虚假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校园老师相声台词剧本《最美教师》
武汉现不明原因肺炎治疗全国战胜肺
乡镇财政所干部小品剧本(中国好干部
超级搞笑古装宫宫廷幽默小品(还珠歪
贪污受贿小品,双规小品剧本(严惩不
关于婚外情短剧本,绿帽子小品剧本《
伟大的祖国朗诵稿,伟大的祖国诗歌朗
酒店餐饮小品,酒店年会服务员小品《
三八妇女节节目小品,庆三八妇女节短
银行类爆笑小品,银行爆笑小品(快乐
政府帮助低保家庭就业改善生活脱贫
七夕创意剧本,七夕小品剧本(最佳美
国家电网变电站检修员工小品(特殊纪
最新最幽默最有教育意义的元宵节小
解决员工上访为公司困难的小品剧本
过年爆笑小品,笑死人不偿命的小品(
城轨年会表演相声剧本《与城轨共未
公司创立周年小品,庆公司成立周年小
中铁公司员工年会相声剧本《找媳妇
为了工作舍小家顾大家情景剧本(特殊
公司年会三人群口相声《三狗闹新春
改变黄脸婆形象后走上舞台成为模特
适合公司年会的小品,适合公司年会搞
办公室题材简短剧本,公司年会职场小
建筑公司年会超感人小品剧本《回家
汽车销售公司4s店快板剧本《齐心合
新年小品剧本简单的,贺新年小品剧本
公司年会有关车间生产类小品剧本《
元旦适合演的小品剧本,元旦节目表演
灯博会公益义工故事小品剧本《幸福
您当前位置:88必发娱乐  > 88必发官网登入 > 动作88必发官网登入 > 木匣子
 
授权级别:授权发表   作品类别:88必发官网登入-动作88必发官网登入   会员:kinwho1234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20/1/14 16:43:38     最新修改:2020/1/14 16:43:38     来源:88必发娱乐 www.tshtl.com 
88必发官网登入名:《木匣子》
(原创88必发娱乐官网 )作者:舒经儒
88必发娱乐 88必发官网登入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88必发官网登入、微88必发官网登入。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1, 内华达山脉铁路施工段 日 外

  人物:辜小黑,牛鹏,Bob,James ,华工甲

  字幕显示:1865年,美国加罅宽尼省。

  大雪纷飞,一群华工在建造铁路。(镜头缓缓从空中拉近)

  辜小黑:老牛,这都多久没发工钱了。

  牛鹏手里紧握着生锈的铁锹说:别提了,一定是被那些杂碎贪墨了。

  辜小黑望向远处的食堂,炊烟袅袅。

  华工甲倒下了,在地上抽搐。包工头Bob走过来:Buried him!【埋了他。】

  下属James: He may just have frostbite。【他只是冻伤了。】

  Bob 立马掏出枪在华工甲旁边开了一枪:Pardon?【再说一遍。】

  James 惊吓后不敢说话了。

  辜小黑想找Bob理论,被牛鹏拦住了。气的他捶胸顿足,脚底踩到硬物,怪异地看着牛鹏。

  然后眼睛瞟了下脚下方,把铲子丢在了硬物上方用雪埋了起来。最后和牛鹏走向食堂。

  James 余惊未了地走过铲子处,被绊倒。

  James说了句:Another one?【另一个被埋了吗?】

  James吓得赶紧逃了。

  

  2,临时搭建的食堂 夜 内

  人物:一群华工和黑奴,辜小黑,牛鹏,张达,Bob,James,几个管事

  辜小黑和牛鹏还有工友张达默默地吃着面包和麦片糊。

  James微醺地走过来:Hey guys ,they have buried three a day…… 【嘿伙计们,他们今天已经埋了三个……】(举起三个手指头)

  然后接着:It was all fucking buried!【全他妈的埋了!】

  Bob 一拍桌子,众人不敢说话了。

  James 悻悻地离开。

  Bob对大伙:Hurry up!You lazy chicks。 We have stayed here for several months。 If we don‘t move faster, the shareholders will go ballistic。 The worst result for you is that throw all of you to the bottom of this mountain, of course secretly! Ha ha。【赶紧地,你们这帮懒婆娘,我们已经在此驻扎了好几个月。如果我们再不快点,股东们要发飙了。而对你来说最坏的结果就是将你们扔下山崖,当然咯,秘密地进行。】

  一个黑奴小声:It‘s not funny at all。【一点也不好笑。】

  Bob 阴骘地看着他:It seems that you want to be funny。 OK,let’s play a game。 Tie him to the crane。【看来你似乎很想找乐子,好吧。让我们玩个游戏,把他绑在起重机上。】

  黑奴大声恳求:No ,please!【别,求您了!】

  几个管事把黑奴架出去了。

  

  3,内华达山脉铁路施工段 夜 外

  人物:一群华工和黑奴,辜小黑,牛鹏,张达,Bob,James,几个管事

  几个管事将黑奴被绑在起重机上的钩子上,故意绑的比较松。黑奴想动弹开来,被其中一个管事一鞭子抽了下背部,疼的不敢动弹。起重机将其吊高缓缓转向山崖边上,借着风力绳子也松了。黑奴顿时明白,连忙双手双脚紧紧地勾住。到了山崖边,起重机旋转速度开始加快,黑奴心想:一放手,就坠入下去了。

  黑奴哭求着,下面的管事和Bob开心地笑着。

  Bob:Are you funny now? Ha ha。【你现在找到乐子了吗,哈哈。】

  黑奴在风雪中哭喊着:Funny, funny! I beg you。 Stop it!【是的是的,求你,停下吧!】

  转了两圈回到原地时,在半空中的黑奴撑不住,摔了下来,砸到硬物的声音虽然不到,但是Bob似乎听到了。

  黑奴晕了,被抬走了。

  其他人也都回去睡了。

  

  4,华工临时寝室 夜 内

  人物:辜小黑,牛鹏,张达

  辜小黑:那应该是个箱子不定里面有宝藏。我听说在我们来这之前曾经有一群爱尔兰工人总爱在发薪日去附近的金矿处挖金。然后去镇上寻欢作乐,根本无心工作。

  张达:哼,不然怎么雇佣我们,靠那些白皮猪,能建的好?最近不是发生了几场较大的雪崩,雪地里时不时地冒出一些尸首。说不定那些爱尔兰工人还打算把金子运走,被埋了呢。

  辜小黑:再过几天这个路段就要收尾了,我们得赶紧去把金子拿出来,以后见机行事,等他发工钱,那是别指望了。

  牛鹏:可是这要是被Bob知道了,那……

  辜小黑:管不了那么多了,从我们远渡重洋来金山时,早已是死过几次的人了。他们不把我们当人,我们自己得想条出路,去中国城开个餐馆什么的,也比在这强。

  张达:到底是秀才,有想法啊,我就没那么灵活了,也就只能给你们家打打长工。

  辜小黑:过去的不要再提了,要不是被诬陷和长毛军有染,也不至于远渡他乡。

  牛鹏:杨县令不是后来查清了吗?

  辜小黑:那又如何,现在我的族人都被视作贱籍。虽然雍正爷时代已经废除了,可是人心难改啊!

  三人不再言语,各自睡着。

  

  5,内华达山脉铁路施工段 夜 外

  人物:辜小黑,张达

  风雪似乎有些减弱了。辜小黑和张达把箱子挖了出来,发现真是一箱黄金,两人开心的很。

  辜小黑:牛鹏就是爱偷懒,只能分他一点了。

  张达:看他平常也挺贪财的。今天有点反常啊!

  辜小黑:我们得赶紧了。把木匣子拿出来。里面的东西都放到这个箱子里。

  张达:可是这里面是些传家宝啊。

  辜小黑拿出几个陶俑说:我祖上自明成祖皇帝时期南迁广东以来,曾多代为官。留了这么些宝贝下来,但如今还是不抵黄金之价值,我们是带不回大清了。不如埋于此处,后人如有发迹,当告知他们来重新挖出。

  两人把陶俑等一些古玩放入了箱子中,从箱子里拿出了黄金条装满木匣子。

  张达:那个Bob貌似对我们老祖宗的玩物颇有兴趣啊。上次借机敲诈勒索,害的我们不得不埋藏了一些起来。

  辜小黑:不是每个西洋人都像他对咱们祖宗的器物感兴趣。咱们同乡也都带了些出来,可是大部分当地人都觉得好脏,像是神秘的邪教用的东西,避之不及。

  张达:就跟对待印第安红毛鬼一样,哈哈。

  辜小黑捂紧他的嘴,小声:别那么大声,赶紧埋好。

  两人收拾完毕后回寝室。

  

  6,华工临时寝室外的空地 夜 外

  人物:辜小黑,牛鹏,张达

  牛鹏小声急促地说:你们去哪里了,管事的来检查了。估计发现你们的行踪了,我们赶紧逃,东西给你们收拾好了。

  三人向外奔了出去。

  辜小黑一边快走一边心想:不对啊,从黄金埋藏处来这边只有一条路,如果他们发现了我的踪迹,会在回来的路上相遇到的,为什么没看到呢?

  

  7,一片小树林的分叉口 夜 外

  人物:辜小黑,牛鹏,张达,Bob,James,几个管事

  辜小黑三人跑到分叉口时,发现Bob和几个管事正在守候他们。

  辜小黑才发觉中计了。

  Bob:Nasty people ! How dare you steal our treasure like this? 【肮脏的人类,你们竟敢偷我们的财宝?】

  辜小黑手里握紧了匣子反驳:Your treasure? Ok, but where are our salaries?【你们的财宝?那我们的工钱呢?】

  话音未落,辜小黑的手指被子弹打断了三根,冲击力把他放倒了,剩下两根指头也被力道弄折了。匣子掉到了他旁边,他惨叫着。

  张达也咆哮着:你们这帮死鬼佬,你老母的“冚家铲”!【广东方言:全家死!】

  其中两个管事准备上去殴打张达,林中窜出一驾马车将管事撞飞并致其骨折。驾马车的是James,他撞飞管事后一个转弯急停,马车撞到了一棵不大不小的树上,雪花掉下来下来砸在了拿着枪要开火的Bob脸上。

  James趁机大喊:Come on, you guys!【上来,伙计们。】

  张达立马拉起辜小黑上了马车,辜小黑用另一手拿起了木匣子,登上了车。牛鹏反应最慢,踏上车的一瞬间,另一只裤脚部位被扎在铁轨起固定作用的大铁钉绊住,裤子被扯了一条布下来,裤子也要掉下来了。他下意识地赶紧把裤子提上去,一头栽进马车,甚是狼狈。

  

  8,马车上 夜 外

  人物:辜小黑,牛鹏,张达, James

  张达:Thanks but you have exposed yourself。【很感谢,但是你暴露了。】

  James: Never mind, I‘m going to be transferred to other position。 However, your partner , must be aided as soon as possible。【没关系,我将被调去其他岗位,倒是你的同伴需要急救。】

  张达看着脸色惨白并且瑟瑟发抖的辜小黑,同情地掉泪了。

  辜小黑:达仔,你跟了我们家也这么多年了……

  张达:老爷快别说了,我们……可以逃出去的……

  辜小黑:这个路段附近的地……形我们勘察过……外围都是只能徒步攀岩的小路,你……和牛鹏带着匣子回去吧,总会有活路的。

  说完将木匣子给了张达,牛鹏盯着这一举动,不发一言。

  张达接过匣子的一瞬间,下意识地看了辜小黑,辜小黑嘴角微微上扬。

  张达又把木匣子还给了辜小黑。

  张达:不行,老爷,这么多黄金,我不能独自处理。你可以逃出去的老爷。

  

  9。 山脉悬崖口 夜 外

  人物:辜小黑,牛鹏,张达, James

  马车驶向悬崖口出,停住了。

  James:You two get off and find a path 。I‘ll get some ropes to you。【你们俩下去找路,我准备了绳索。】

  张达和牛鹏下去找路了。

  张达发现山崖下方十米处有条狭窄的通道,自告奋勇对牛鹏:你拿着绳索的一端,我爬下去,绑在那块岩石上,我老爷可以一起跟过来。

  牛鹏:你行吗?这么陡。

  张达:我老爷我来负责吧,要不你绑住我,慢慢放手让我下去。

  牛鹏点头。张达缓缓地降落到通道上,花了些时间将绳索绑结实后,发现牛鹏已不在,刚要喊人,听见一声枪响。

  (镜头切换成山崖全景,同时又是一声枪响,然后缓缓黑幕。)

  

  10。 吉祥市某路段 昼 外

  人物:辜大白,牛犇,粉刷工,牛犇助手甲,牛犇助手乙

  字幕显示:21世纪吉祥市。

  辜大白开着车在路上行驶。

  车里广播:今天将迎来三场本年度全市最大的古董拍卖会,届时众多古玩爱好者将参与到这场盛宴当中。

  辜大白的车要靠近十字路口的红绿灯时,一辆和黑色大奔强行卡道。车后坐着带着墨镜的牛犇,对着辜大白鄙视地向下翘起大拇指,作挑衅状。辜大白翻了下白眼。

  绿灯亮了后,辜大白的车紧跟在牛犇的车后。牛犇抛出香蕉皮,顺势贴在了大白的车窗上。后来趁着换车道,牛犇被大货车挡住,后面的辜大白趁机改道,超过了牛犇的车。

  牛犇命令助手甲:你给老子快点,被那小杂种挡在前面干嘛吃的?

  牛犇几次想超车,都未果,一直贴在辜大白的车后面。

  驶过一段狭窄的路,店面前一位粉刷工站在人字梯上正进行着粉刷工作。辜大白特意加油门要撞上去,在距离人字梯很近的地方突然急拐弯。粉刷工一个踉跄,油漆桶翻了,砸在了牛犇的大奔上面。

  粉刷工:你们是不是疯了,要赛车滚别处去。

  牛犇助手乙下车要收拾粉刷工。

  牛犇对着助手乙咆哮:你傻啊,赶紧追那小杂种去,还有时间和这土鳖一般见识?

  说完牛犇下车一脚把助手甲踹了出来,自己坐到驾驶仓。两个助手赶紧坐到后座。

  牛犇:敢当爷的路?

  粉刷工:等等,你们想死四不?谁是土鳖啊?有两个臭钱了不起……

  大奔一溜烟跑了。

  大奔跟到拍卖会场时,开车的牛犇发觉自己跟丢了辜大白的车,气愤地骂:妈的真晦气!

  助手甲:我看到了,我们错过了,他的车停在后面。

  牛犇:什么?他么不早说!

  此时前面有车窜出来,牛犇的大奔一个急拐弯,撞倒了护栏。

  牛犇若无其事地让助手甲坐回驾驶舱,并且让他点燃一支雪茄,给他抽了一口后拿到自己嘴里,最后拍了拍他的肩,大步流星地向拍卖场走去。

  

  11。 吉祥市拍卖会所迎宾馆 昼 内

  人物:辜大白,牛犇,雅珍,若干参展客商

  辜大白准备好公事包进入迎宾馆。

  同事雅珍似乎有点不满:刚调来这边,第一天就迟到,一些参展商早就到了呢。

  辜大白:对不起,路上出了点意外。

  这时牛犇也进来了,和旁边的客商们寒暄起来。

  雅珍:又是他!

  辜大白:嗯?

  雅珍:他就是牛总了。每次都以一元之差赢得重要的拍卖品,通过某些渠道使其流入黑市。最近警方配合国家文物局也有所行动。貌似也让他损失了不少呢!

  辜大白:虽然我们做了不少慈善拍卖,但也因为这种人,我们成了文物外流的帮凶。

  说完他盯着牛犇。牛犇谈笑着环顾四周,忽然间对上了辜大白,两人对视了几秒。

  这时广播响起:各位来宾请注意,拍卖即将开始,请各位来宾就坐。

  客商们鱼贯而入场。

  

  12。 吉祥市拍卖会所3号拍卖现场 昼 内

  人物:牛犇,小胖,拍卖员,众客商,其他工作人员

  牛犇就坐后,手机响起。牛犇啐了一口,拿起来。

  牛犇赔笑着:放心,都准备好了。一定……一定。

  挂机后,牛犇又啐了一口。

  拍卖员:欢迎来到本次拍卖会。今天的展品将不负众望,全是来自各地收藏家的名品。我们国家历史渊源,祖宗们留下来的奇珍异宝,要好好珍惜收藏。所以待会儿请文明叫拍,做一个有文化的人,才对得起你们要买的文物。

  牛犇:磨叽磨叽的……喂!老子分分钟几百万,来这不是听你瞎扯教书的。要上课滚学校去,知道不?

  拍卖员:这位客户,如果您不满意,请您离场。

  牛犇把雪茄一扔,站起来吼:你新来的是不,要不要我和你们管事的聊聊,不想干了啊?

  工作人员劝住他了,客商小胖对他:牛总,今天这场面,您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至于吗?

  牛犇哼了一声坐下了。

  拍卖员:第一件拍卖品----明嘉靖青花瓷花瓶一对,起拍价960万!

  工作人员将盖着真品的布帘掀开。

  牛犇:900万!

  顿时全场冷静一秒钟,然后有些人笑了出来。

  客商甲:1000万!

  (其他客商继续竞拍)

  

  13。 吉祥市拍卖会所3号拍卖现场后台 昼 内

  人物:辜大白,雅珍

  雅珍:这头老牛,今天就是来砸场的。

  辜大白:没事,都安排好了,我来搞定他。

  雅珍疑惑地看着他。他正邪笑地盯着会场的牛犇。

  

  14。 吉祥市拍卖会所3号拍卖现场 昼 内

  人物:牛犇,小胖,拍卖员,众客商,若干工作人员,交警,辜大白

  拍卖员:第二件拍卖品-------明嘉靖青花十六子婴戏大罐,起拍价900万。

  牛犇:1000万!

  客商乙:1200万!

  牛犇笑着对客商乙:让给你了,呵呵。

  客商乙:难得见您牛总这么大方啊。

  拍卖员喊了三次无人叫高,一锤定音。

  拍卖员:接下来这件是本场的压轴品----纹如意双耳赏瓶一个,上置霁蓝釉描金莲托八宝,总价1500万起拍!

  牛犇:1500万零1元。

  客商丙对旁边的人:这牛犇看来是对这压轴品势必拿下,他的拿手好戏---“一元定胜负”又上演了。

  旁边的人:我说他今天怎么这么大方,攒足钱包为了这个瓶子啊!

  小胖:1600万。

  牛犇:1600万零1元。

  小胖:2000……

  牛犇:我怀疑这人恶意扰乱竞拍,我要求会场出具对他的验资证明,他有那么多钱吗?

  拍卖员:客户的资金我们是要保密的,如果我们发现他的账户没有足够的余额且无抵押担保证明会对其进行警告。

  小胖:1600万零2元。

  牛犇心想:乖孙子,跟你爷来这套吗,今天这货爷我是吃定了。等爷渡过这劫,再来收拾你。

  牛犇:1800万。

  小胖笑着对牛犇:让给你了,呵呵。

  牛犇:坑了爷200万啊,你给我等着,买你的器官!

  拍卖员喊了三次无人叫高,一锤定音。

  会场散了后,工作人员走到牛犇面前笑:牛总您还是宝刀未老,要不要送到府上?

  牛犇:别磨叽了,赶紧给我包起来,送到我车上。我已经联系了司机,在北门。

  工作人员甲:北门不是后门吗?

  牛犇:快点行吗,分分钟百万呢。你们这里的人都是鸡婆吗?

  小胖凑上来,拍着牛犇的肩:好气派啊,压轴品当仁不让啊。

  牛犇弹开他的手,嫌弃地:别碰我你这肮脏的猪。我赶着脱……

  小胖:脱啥?

  牛犇:脱衣啊,热死老子了。

  说完边离场边脱去外套。

  这时,3号场门口交警对工作人员乙:刚才我们调出路段监控发现有人撞毁公共设施并找人顶包,还恶意删除行车记录仪,抹去证据。有目击群众举报肇事者来过这边,请配合搜查。

  牛犇赶紧撤回来对工作人员:帮个忙。

  说完拿出5000现金塞给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甲会意了,并且让牛犇看后面,有个不起眼的小门,辜大白拿着包裹在那等他。

  

  15。 吉祥市拍卖会所通向北门的通道 昼 内

  人物:牛犇,辜大白

  牛犇:你小子还是挺机灵的,不打不相识啊。用你的车,送我去目的地,其他都别问,这是订金。

  辜大白:好!跟我来。

  

  16。 吉祥市某路段 昼 外

  人物:牛犇,辜大白

  牛犇谨慎地坐在后座,辜大白的车开起来了。还没走出多远,后面警车声响起了。

  牛犇:快点啊,去海港区。

  辜大白悠哉地:去那干嘛?

  然后若无其事地把刚才自动锁上的车门锁打开了。牛犇一把枪掏出来顶着辜大白的后脑勺。

  辜大白:持枪非法哦。

  牛犇:毙了你也是犯罪,赶紧去海港区。

  

  17。 吉祥市海港区 昼 外

  人物:牛犇,辜大白,菲律宾人,交警

  车开到了海港区。

  牛犇:送我上一艘编号为SC925689的渔船。

  辜大白:我看到了,是不是那艘?

  说完指着海上的一艘货轮,并且加大马力向海上冲过去。

  牛犇:这么远怎么看得清,等它靠近点,喂,你开这么快干嘛,要去喂鱼吗。停下啊……

  辜大白:看的清楚点。

  加大马力之后眼看快冲到海里了,一个急转弯。把坐在后座没有安全带的牛犇给摔向了车门,文物撞开了车门,掉入海中,牛犇也差点掉了下去。

  牛犇顿悟,怒不可遏地用枪顶着辜大白:你们在阴我?

  这时,港区的保安和警车靠近了。

  牛犇:完了,我的货啊!

  辜大白:你牛总不差那么点钱吧。

  牛犇用枪座狠狠地砸了下大白的肩膀,疼的大白大叫一声。

  牛犇:赶紧开车啊,妈的你还在等什么。我毙了你!我是犯交规了,顶多行政拘留,你也是共犯帮凶知道吗,现在!

  辜大白无奈地开了一段路后,发现了SC925689的渔船,上面下来了几个菲律宾人,不由分说把辜大白和牛犇拉了下来。

  牛犇对菲律宾人甲:货我弄到了,被这家伙弄海里去了。

  菲律宾人甲向牛犇一巴掌盖过去,冷冷地:Take them away!【把他们带走!】

  菲律宾人把辜大白也抓了起来要带走。

  辜大白大喊:救命啊,警察救我,绑架……

  海港工作人员凑了过来,菲律宾人掏出枪。把大白打晕。工作人员看到枪,立马逃开了。

  这时候警察赶到了。菲律宾人赶紧上船用机枪扫射辜大白的车,交警没有携带枪支,只能请求特警支援。车盖被火力击穿,点着了油箱,爆炸了,周围一片骚乱。

  

  18。 吉祥市拍卖会场办公室 昼 内

  人物:雅珍

  电视播报一则新闻:今日下午海港区发生一起武装渔船暴乱事件,系外国不法分子假冒我国渔民潜入内海所为。幸好没有人员伤亡,海警已出动,并派出直升飞机追缉。政府下令务必将匪徒在内海擒获并确保人质安全。据港区内工作人员所述,船上有两名中国籍男子被挟持,希望警方在救援时不要过激!

  雅珍看着这则新闻自言自语:这个辜大白,这回玩大了。

  她的旁边放置着一个文物-----纹如意双耳赏瓶。

  

  19。 SC925689渔船休息舱 夜 内

  人物:牛犇,辜大白

  辜大白醒来了,头部的巨痛让他差点又晕了过去。

  牛犇恶狠狠地盯着辜大白,有气无力。

  

  20。 SC925689渔船驾驶舱 夜 内

  人物:菲律宾人,杨麻子和几个中国渔民,中国海警

  中国海警:前面的船只,你们已触犯了我国法律,非法入境并且挟持我国公民,快快束手就擒,我们将通知贵国驻我大使馆,商讨罪行事宜。

  杨麻子:不是说只是走私一批货吗,干嘛抢人,惹了警方,我们不要这钱了,出去投降吧。

  菲律宾人听到这话后立即把杨麻子和其他渔民全杀了,扔入了海里。

  海警看到这一幕,立马射杀甲板上的菲律宾匪徒。

  船只眼看要进入公海了,海警准备强袭。

  

  21。 SC925689渔船休息舱 夜 内

  人物:牛犇,辜大白,菲律宾人甲

  辜大白:警察来了,我们也赶紧逃出去。

  牛犇冲过来就是一巴掌,辜大白立即用胳膊挡住,骂:你他么的还有空跟我来这套,赶紧逃吧。

  牛犇:行,等出去了,爷非弄死你。

  越说越气的牛犇又开始打辜大白,辜大白只能逃跑,两人才发现一条脚链把他们拴起来,两人距离不能超过3米。

  他们还是一追一逃地跑出休息舱,菲律宾人甲从驾驶舱下来想要干掉他们,看着迎面冲了出来的两人,赶紧掏出枪。

  辜大白和牛犇两人一左一右一前一后地从菲律宾人甲的两边擦肩而过,脚链把夹在中间的菲律宾人甲给绊倒,后仰过程中他把枪给甩了出去,枪滚到了大白脚下,大白捡枪,牛犇赶紧把菲律宾人甲拉起来作掩护,菲律宾人甲用头部向后一撞,牛犇被撞倒,脚链又把辜大白拉了过来,辜大白重心不稳向前倾斜,不小心开了一枪,子弹打中了挂着的灭火器。灭火器的气阀打开了,嗖的一声飞到菲律宾人甲的头上将其砸晕然后在地上原地转圈……

  当两人逃到驾驶舱时,船舶在火力的夹击下撞到了一个小小的礁石上。发动机也撞坏漏油了。

  此时船还是到了公海,在海上飘着。

  

  22。 SC925689渔船驾驶舱 夜 内

  人物:牛犇,辜大白,菲律宾人

  驾驶舱和夹板上都是菲律宾人的尸体和奄奄一息的伤者。

  牛犇想把还活着的解决掉。

  辜大白:算了,逃命要紧,找点食物,然后坐救生船走。这么多死人,还是生平第一次见,我真不适应。

  牛犇:那个掌舵的,看到没有,被爆头了。肯定这船快驶入公海的时候被毙掉的,船才撞礁了。

  辜大白:你的意思是现在是公海了,海警一定会办理好手续来这边搜查执法的。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回去了。把还活着的匪徒绑好,只要他们不伤害我们,就不要致人死地了。

  牛犇:我是回不去了,也不想回去了。按你说的,救生艇拿出来,食物备齐,赶紧!

  辜大白:做了那么多有损国家的事,当然会这么说。我看你今天也是狗急跳墙地要出国吧?

  牛犇:这里是公海,不是境内了,只有你和我,你能代表政府和国家吗?就凭你一个人?反正我的目的也达到了,也不怕告诉你。靠这些文物在海外市场赚了很多钱,后来有关部门开始打击走私,我的货也被缴罚了不少。公司已经负债累累,有个东家在大洋彼岸,对我们的文物很有兴趣。这回也是给他交差,他愿意收购我们的公司,并且让我继续出任董事。

  辜大白:那你怎么交差,还说目的已经达到了。

  牛犇:这不是有你吗!你们设计来陷害我,无非就是不想让文物落入我手,你会舍得扔到海里?那盒子里八成是假的。只要有你在,一定能把真的拿回来,我就可以在大洋彼岸操控着一切了。

  不等辜大白回答,牛犇起身从几个死尸身上拿了些证件下来。

  牛犇:走吧,这是我们的临时身份证。

  辜大白:这些人这么黑。

  牛犇:没事,我去搞点机油。

  牛犇走向发动机舱,把漏出的油抹在了大白的脸上。

  

  23 菲律宾拉瓦格公路 昼 外

  人物:牛犇,辜大白,游客们,三轮摩托车车主,白人游客一家子

  两只“非洲鸡”出现在拉瓦格的沿海公路上。

  衣衫褴褛的牛犇忙着和海滩上度假的比基尼美女们打招呼。辜大白坏坏地把锁链弄得很响,提示着美女游客们。

  游客甲喊:Oh no, prisoners!【哦,不,囚犯。】

  一阵骚动。

  牛犇打了辜大白并抱怨:你想干嘛,让警察遣送回国?我告诉你,从现在开始,我要弄死你分分钟的事。这边都是我的人,晓得不?

  这时一辆三轮摩托车从背后驶来。

  牛犇拦住车主并说:Help us please, we are kidnapped。 Fortunately we have run away 。 However, our money were robbed。【请帮助我们,我们被绑架了。幸运的是我们又逃了出来,但是,我们的钱财被劫掠一空了。】

  车主点头示意后面。

  牛犇得意地瞅了一眼辜大白,走到后面要爬上后栏。锁链声引起了车主的注意,立马猛地发动马力一溜烟跑了。

  牛犇一条腿刚跨上,车迅速向前行驶,裤子拉出一条大大的口子,大腿到小腿全露出来了,人也摔倒了地上,双腿快扒成了“一字”。脸还被排气孔给渲染的更加的黑了,甚是狼狈。

  牛犇刚要叫骂道,辜大白说:又来了一辆,这回看我的。

  辜大白不慌不忙地把他搀扶起来,然后在他露出的大腿上用力一捏。牛犇疼的大叫起来。

  辜大白顺势嚎哭起来。车子放慢了速度。

  辜大白:Help us ,we are very 惨!【帮我们,我们非常惨!】

  主车是白人游客,他:can?【惨?】

  辜大白:yes,robbery, shackles and SM!【是的,抢劫,锁链和性虐待!】

  说完立马指着牛犇露出的大腿和被撕破的裤子,大哭起来。

  白人游客:God bless!So hardcore。【上帝保佑,口味太重了。】

  然后示意他们俩从后门上车。

  白人游客:辛苦你们了(老外腔调)。

  牛犇:你会中文?

  白人游客:A little,【会一点。】去过那里(老外腔调)。

  辜大白:Good【很好!】,去机场。

  车子发动了。车主的妻子坐在副驾驶室,他们的孩子和一条狗坐在后排。

  牛犇和辜大白累的睡着了,孩子趁机把狗栓连在了链子上面。

  

  24。 拉瓦格国际机场候机楼外 昼 外

  人物:牛犇,辜大白,机场保安三人,白人游客一家子

  牛犇和辜大白依次从右门下车后,刚要和车里的车主道谢。

  主车的孩子对狗狗指示,狗狗立马跑出去,狗栓把脚链给拖住,辜大白和牛犇顺势被拖倒,摔在了放在旁边托运行李的其他游客的手推板车上。

  狗狗跑的更猛了,牛犇和辜大白在板车上嚎叫着。

  板车钻过了一辆集装箱大货车的底盘后,被一名保安用枪打断了狗栓。由于惯性车还是没停下来。然后撞到了台阶上,两个人飞到草坪斜坡上滚了几圈终于“解围”了。

  当晕头转向的辜大白和牛犇终于能睁开眼看看周围时,三名保安用头罩将他们的头强行罩住。

  (黑幕)

  

  25。 拉瓦格国际机场保安室 昼 内

  人物:牛犇,辜大白,机场保安三人,华裔接头人

  头罩拿走后,牛犇和辜大白发现身处一间保安室里,胳膊被保安架着不能动弹。

  华裔接头人:货呢,还有派去接应你们的人呢,怎么就你们俩,这人是谁?

  牛犇狠狠盯着辜大白说:这人是谁?拿假货来忽悠我,还串通警方把咱们的人都给干掉了。

  华裔接头人阴骘地打量了下辜大白:为什么就你们俩完好无损地逃了出来?

  牛犇:我们这叫完好无损?还有你算什么东西,拿脚链拴着我们上船,他么几个意思啊?我要见“秃鹰”。

  华裔接头人冲上来对牛犇就一个巴掌:瞎了你的牛眼啊,我算什么,怎么说话的?带走!

  牛犇:去哪?你们想……干嘛?

  华裔接头人:满足你啊,送你去见“秃鹰”。

  他们俩被安排登机。

  

  26。 拉瓦格国际机场候机室 夜 内

  人物:牛犇,辜大白,机场保安

  辜大白拿着一箱行李和牛犇坐在椅子上。

  辜大白:连衣物日用品都给我们准备好了,还有我们的“临时身份证”,对应的护照也复制了一份。

  牛犇:等我坐稳了董事会,看我怎么收拾他,敢打老子一嘴巴……

  辜大白:你不是说还要收拾我吗?

  牛犇听到这句话想打辜大白,辜大白也狠狠地盯着他。毫不示弱!

  牛犇:呵呵,等到了那边……你们都给我等着。

  辜大白:你们这些人就是“窃国贼”,一个个文物都被你们糟蹋了。

  牛犇:哼,来举报我啊,群众同志。等到了那边分分钟弄死你。

  辜大白:弄死我,你怎么弄到真货?

  牛犇:不傻呀,告诉你,我们的东家-----“秃鹰”的手段可残忍了。

  辜大白:墨西哥的秃鹰是够狠的。

  牛犇:不是墨西哥,是美国。

  辜大白:可这航班?

  这时机场保安示意他们赶紧登机。

  

  27。 美国洛杉矶市某幢别墅饭厅 昼 内

  人物:“秃鹰”, “秃鹰”的管家,Robert Oliver

  “秃鹰”吃着早餐,人如其名。头上是秃了顶,旁边还有一圈稀松的头发。只见他没吃两口,就放下了餐具。

  “秃鹰”:Bring the cook here。【把厨师叫过来!】

  管家拿起了手机并说:Mr。 Oliver, please come here now。【奥利弗先生,请过来一趟。】

  管家说完后挂机,并对“秃鹰”:My respected boss, how about those wooden boxes?【我尊敬的老板,关于那些木匣子您……】

  “秃鹰”:You know I am a perfectionist 。Only traditional Chinese understand? My great-great-grandfather had ever governed them。 They were very crafty。 By using some strange words and special symbols to hide the treasure boxes。 They had a very precious treasure , but I forget what name it is 。Our ancestor told us it was very fantastic, which can also bring us much wealth。【你知道的,我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只能用传统的中国人理解吗,我的曾曾祖父曾经统治过他们。他们非常的狡猾,通过一些奇怪的文字和符号来藏匿财宝。他们有一种非常珍贵的古玩,但是我忘记名字是什么了。我的祖先传话下来那些古玩非常精致,而且能给我们带来许多财富。】

  管家:Isn‘t that secretary xiao Yang Chinese?【那个秘书小样不是中国人吗?】

  “秃鹰”:He can’t。 He is an ABC。【他不行,他是在美国出生的中国人。】

  厨师Robert Oliver进来了并行礼,“秃鹰”点头示意请坐。

  Robert Oliver:My respected boss, what can I do for you?【我尊贵的老板,我能为您做些什么?】

  “秃鹰”:Tasteless!【毫无味道!】

  Robert Oliver:What?【什么?】

  “秃鹰”:The oats are not sweet at all。【燕麦一点也不甜。】

  Robert Oliver:Sweet? Our main culinary principle of the Oliver Family is health instead of sweetness。【甜?我们奥利弗名厨世家的烹饪原则是健康而非甜腻。】

  “秃鹰”有点不悦地:Maybe you don’t know where the former cook was。 But I remember I have told you, sweetness was important for oats。 Not only a taste, but also a memory for me ,and my dead wife。【可能你不知道上一任厨师现在身处何处。但是我记得我曾告诉过你,甜味搭配燕麦是很重要的。它不仅是一种味道,对于我和我已故的妻子来说更是一种回忆】

  双方沉默了一会儿,气氛尴尬压抑。

  Robert Oliver:Ok sir, I will add sugar to it if you stock to that。【好吧,先生,如果您执意要如此,我加些白糖。】

  “秃鹰”鼓起掌来,笑:Brave enough, principle, good!【够胆儿的,原则?不错。】

  说完起身独自离开了。

  管家领着厨子出去了。

  

  28。 美国洛杉矶市某幢别墅后院 昼 外

  人物:“秃鹰”的管家,Robert Oliver,厨房的佣人

  管家让厨房的佣人将餐车推了出来,并且推到Robert Oliver的跟前。

  管家: You new here ,our boss has a child 。 He never had breakfast during the period of the former cook 。 Maybe he hate the style of those food。 This food in the dining car is all about your specialty。【你刚来这里有所不知,我们老板有个孩子。他从不吃前任厨师长烹饪的早餐,也许是他讨厌那些食物的味道,这里都是你的拿手好菜。】

  Robert Oliver: Ok sir ,you mean that I ?【是的,先生,你的意思是让我?】

  管家:Use your family’s principle about cooking 。【用你名厨世家的原则去说服他。】

  说完不再搭理厨师Robert Oliver,径自走开。

  厨房的佣人指向了一个小花园,示意孩子在那玩。

  

  29。 美国洛杉矶市某幢别墅小花园 昼 外

  人物:Robert Oliver, “秃鹰”的孩子

  Robert Oliver 整了整领结。昂首挺胸地迈向了小花园。

  小花园里的秋千上,有个男孩坐在上面摇晃着,不说话。

  Robert Oliver凑上去说:Hey kid! I am so pity that the former cook did not satisfy you 。From now on ,I promise that you will like my food。【你好,孩子。我非常遗憾前任厨师长没能满足你。不过从现在开始,我保证你会喜欢我做的食物。】

  “秃鹰”的孩子:Hungry。【饿了。】

  Robert Oliver 兴奋:Really ?【真的吗?】

  “秃鹰”的孩子:Mimi is hungry now。 Only when she is having breakfast ,so will I。【咪咪饿了,只有她吃早餐,我才会跟着吃早餐。】

  说完了指向他的宠物猫Mimi,猫正趴着不动。

  Robert Oliver打量了四周,发现不远处有个养鱼池,便走了过去。从里面捞了条大鱼上来。

  Robert Oliver:So easy!【太简单了。】

  这一声较大,突然养鱼池旁的树叶丛有异动。

  Robert Oliver下意识地瞧了一眼。

  

  30。 美国洛杉矶市某幢别墅厨房 昼 内

  人物:厨房的佣人和他的同事们

  厨房的佣人看到绑在地上的一只肥羊咩了一声,惶恐地说:Oh shit! I forget to feed him。【糟糕,我忘记喂他了。】

  然后他四处找了找,大声质问其他同事:Where is the electric key to iron fence?

  【铁栅栏的电子锁呢?】

  

  31。 美国洛杉矶市某幢别墅小花园 昼 外

  人物:Robert Oliver, “秃鹰”的孩子

  Robert Oliver 看到树叶丛归于平静后了声:Bored!【无聊。】

  当他转身去喂猫时,后面一张大嘴从树叶丛里伸了出来并且咬住了他的小腿并拖到树叶丛里了。紧接着一声落水,伴随着Robert Oliver的咒骂和惨叫声,

  “秃鹰”的孩子把Mimi 抱起来对她:Now,We are all full and my Mammy has a new friend 。【现在,我们都吃饱了。妈咪也有了新朋友。】

  

  32。 墨西哥华雷斯国际机场 夜 内

  人物:牛犇,辜大白,楚玲,其他乘客,墨西哥接头人,海关负责人

  牛犇:你能不能给老子闭嘴,飞机上就磨磨唧唧的,偷渡有偷渡的规矩。

  辜大白:偷渡,你是说那些人也是?

  牛犇夹了三百美元在自己的“护照”里,不耐烦地:赶紧照着做。

  辜大白:好吧,大家都这么玩。

  这时楚玲走了过来对大白说:那个,能不能借我些钱?

  牛犇:这大国外的,小心有借无还啊。

  辜大白咬咬牙:同胞互助!

  然后把钱分给了她一些。

  一群偷渡客被海关控制住,墨西哥接头人和海关负责人说了几句后,

  偷渡客分批地上了几辆面包车。

  

  33。 面包车上 夜 内

  人物:牛犇,辜大白,其他偷渡客,司机

  辜大白拿出了牵头人给他们的备用手机准备拨号。

  牛犇赶紧制止他并骂:你他么的能不能给老子消停点。都说了这个备用手机只能拿来接听,不能打出去。现在咱们是偷渡,命可能随时被人拿去懂吗?没有法律保障的。

  辜大白:你他么的能不能文明点?当时我要是去自首,顶多就是协助你逃跑,而且还是被你裹挟的,而你呢,牢底坐穿的大罪吧?

  牛犇:你现在已经处在另一个半球了,怎么着?

  辜大白:哼,你以为我逃不掉吗?在菲律宾的时候,我知道你身上带着从船上抢来的手枪却又不把脚链打断,害我们被那狗拖着差点丢了小命,不就是要拴住我,我如果和你急把手枪掏出来也不是不可能做的到。

  牛犇:接着说。

  辜大白:我也想去美国一趟。

  牛犇:哦?

  辜大白:我听父亲说,曾曾祖父曾经因受人诬陷被迫远走他乡沦为“猪仔”,最后客死异乡。害死他的不仅有当地的监工,还有他的同胞也出卖了他。

  牛犇:所以你想来报仇?

  辜大白:报哪门子的仇,都过去一个多世纪了,谁知道真假。只不过当时我那一位祖宗留了些东西在那,好像是木匣子,我看能不能找到带回家。如果祖上在天有灵,可能会指引我的,要不然我怎么会第一次碰到你就发生了这么多事。

  牛犇:你父亲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难道是你祖宗托梦?

  辜大白:那到没有,只是我那祖宗的长工后来回到了国内,他的后人亲口相传的。

  牛犇:那你怎么之前没和他的后人一起来呢?

  辜大白:后来他们家族随着北伐战争的打响迁走了,这个事情也就是从我曾祖父那一代才开始传下来的,每当我们去祭祖的时候,都会说起。我们隔壁村李氏家族有一块大墓地,埋葬的就是当时的中介人。

  牛犇:你说你祖宗留了些东西,难不成是财宝?

  辜大白:八成是,当时华工的工资那么微薄,还被当地人歧视,克扣工钱都是再正常不过,谁还那么傻地给他们干活。连生命都没保障,肯定因为揭发他们的丑行或者私藏了些宝藏被秘密处决。要不然怎么说“每个枕木下都有华工的尸骨”。

  牛犇:哼,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你不也是来淘金的吗?

  辜大白:我和你不一样,把我祖宗应得的那一份,甚至是属于华工们该拿的拿回来,如果天意也是这样的话。那边估计也被后人给开发了,至少旧址我得去祭拜下,也不枉此行。

  牛犇:家风挺好的。

  辜大白:对了,在拉瓦格机场你为什么不告诉那些菲律宾人,是他们同伴黑吃黑把货给吞了呢?反正死无对证,害我现在压力好大。

  牛犇:真他么傻啊!

  其他人回头看着他们。

  牛犇压低了声音:真那样说,我们还有命在这?“秃鹰”就会质问他们菲律宾方到底怎么回事,他们能怎么回答呢?而我只有照实回答,“秃鹰”才需要我们,菲律宾方也不会被为难,做个中间人把我们送过来就行了。

  这时车辆驶入了某别墅区。

  司机对辜大白和牛犇说:You guys should be careful now, understand? You are illegal in Mexico。 On no account can you go around in this area。 One of your countrymen will knock at the door seven times。 You tell him the code, it‘s your birthday。【你们这些家伙现在要谨慎点懂吗?你们在墨西哥是非法入境的,所以决不能在此周围游荡。你们的一位老乡等会儿将敲七下门,你告诉他密码,就是你们的生日。】

  两人点头示意。

  司机又和其他国家的偷渡客交代起来。

  

  34。 墨西哥华雷斯某别墅区 夜 内

  人物:牛犇,辜大白,楚玲,墨西哥人两个

  别墅区基本是烂尾楼,很多房间相通。

  牛犇和辜大白进房后,赶紧去洗澡了。

  这时有人来敲门,看着电视的辜大白说:这么快。

  可是对方没有敲七下,辜大白警觉地问:Who?谁?

  楚玲:是我。

  辜大白开门:这么快有钱还我了?

  楚玲:不好意思,能让我躲一下吗?

  不等辜大白回答,楚玲钻进了壁炉的通风口,然后对辜大白:你赶紧拿好行李跟我上去,不然你要倒霉的。

  辜大白照做了。

  没一会儿有人重重的敲门,这时候牛犇也洗完了澡。发现辜大白不在,啐了一口。

  突然门被撞开了。

  牛犇吼:辜大白,你这混……

  进来的是两个墨西哥人。

  牛犇:Who the fucking are you guys?【你们这帮家伙是谁?】

  墨西哥人甲掏出枪顶着牛犇的脑门冷淡地问:Have you seen a girl come here? 【你看见过一个姑娘来此处吗?】

  牛犇有点懵了,墨西哥人乙示意可以干掉牛犇了。

  牛犇立马说:Oh ,heroes! I remember that I have seen a young girl who is hiding in that room。【哦,英雄们,我想起了。我看见过一个年轻的姑娘躲在那个房间里。】

  说完指向一个门紧闭着的房间。

  几个墨西哥人朝着那个房门走去,房门锁上挂着个“感叹号”的牌子,以示警告。

  牛犇跟在他们后面,手摸到了一个花瓶,想反手拿起来。

  忽然墨西哥人甲回头对牛犇:You first!【你先上。】

  牛犇赶紧把手缩回去,这时房顶传来一声尖叫。

  墨西哥人甲不等牛犇回答,立马踹开门闯进去,结果摔到了一楼。(里面完全是空的,因为是烂尾楼,房间都还没建好)

  牛犇立马将花瓶反手抄起砸向了墨西哥人乙的脑袋,将其脑门砸破并补上一脚把他也踹了下去。

  牛犇骂:他娘的,敢要老子的命。凭什么啊?只有老子要别人的命,知道吗,妈的,混这么久的社会,还是有人第一次敢这样对老子,凭什么啊?你说啊!

  说完失去理智的他立马把花瓶也扔了下去。

  牛犇:辜大白……你个……

  

  35。 墨西哥华雷斯某公路段 夜 外

  人物:牛犇,辜大白,楚玲,墨西哥人若干个,偷渡接头人,偷渡客

  辜大白拉着楚玲跑了一段路后,楚玲跑不动了。

  辜大白:他们为什么追杀你,吓得你刚才在屋顶跑的那么快差点摔下来?

  楚玲:现在……总之谢谢你。

  辜大白:喂,我都和你一条战线了,对你可是毫无保留,你怎么这样呢?

  这时牛犇从后面一棍打在辜大白的肩膀上,疼的辜大白在地上打滚。

  牛犇还要上去打他,并骂道:你老子的居然在这谈情说爱,从认识你开始我就吃了两个巴掌,你还差点把你爷害死了。我他么……

  楚玲从包里拿出一把枪指着牛犇颤颤地说:你再……敢动他,我就……开枪。

  牛犇邪笑:好好,你们这对狗男…

  楚玲气的又是一巴掌上去了:第三个巴掌!

  这时墨西哥人从远处杀过来了。

  牛犇,辜大白,楚玲只能逃命,从草坪上顺势向下滚到了高速公路上,看见一辆大巴停在那,偷渡接头人正在那数人头。

  接头人看到他们跑过来骂:Where the hell did you guys go? Now ,I will check all of your bodies!【你们这帮混蛋跑哪去了?现在我将搜你们的身。】

  三人齐声说了句:请让开!

  然后把接头人撞倒后,他们跑上了大巴。

  

  36。 大巴车上 夜 内

  人物:大巴司机,墨西哥追杀者,偷渡客,牛犇,辜大白,楚玲,偷渡接头人

  醉鬼

  大巴司机看到这一幕后,不耐烦地说了句:Fuck off!【这群该死的东西!】

  然后抄起了放在旁边的左轮手枪,然后转身拿枪对准往里面跑的三人,大家都吓地叫出来了,三人连忙扑倒。

  墨西哥追杀者掏出枪毫不犹豫地朝着大巴射击。

  接头人掏枪还击,被射死了。

  大巴司机立马下去帮忙,也被打成了筛子。

  一个偷渡客醉鬼趁机对楚玲上下其手,楚玲叫了出来,辜大白从牛犇那把棒球棍夺过来把醉鬼敲晕后,立马冲到方向盘前发动引擎将车门关闭。

  

  37。 墨西哥华雷斯某公路段 夜 外

  人物:墨西哥追杀者,辜大白,

  墨西哥追杀者驾驶着小车想把大巴车逼停,不断向大巴车轮胎开枪。不过辜大白的技术还是不错的,把几辆小车逼到路边撞到其他障碍物翻了车。最后还是因为后胎被子弹击破导致大巴车玩起了旋转加漂移。

  辜大白赶紧手刹加脚刹地来进行制动,最终车停在了美墨边境的高墙下。

  辜大白对着全车人大喊:Hurry up , lift!【赶紧,搭梯子!】

  大家都赶紧准备着搭梯子翻墙。

  

  38。 美墨边境高墙 夜 外

  人物:偷渡客,牛犇,辜大白,楚玲,胖女士,醉鬼

  墨西哥追杀者从小车下来后,在不远处掏出枪准备着,似乎是等着他们上司的命令。

  大家这时已经陆续地爬着梯子了。

  当楚玲也出来时,似乎被他们认出来了,又开始射击了。

  爬梯子的人为了活命不惜把上面的人给拉下去。

  牛犇也是拼命地向上爬着,不小心将上面一位胖女士的丝袜拉破了,那位胖女士边骂边用鞋子往牛犇的脸上踩。

  牛犇气得大骂:你个疯婆子赶紧爬啊!

  然后一手抓住了她的脚不让她踩,胖女士踢得更厉害了,重心不稳顺着梯子给滑了下去,牛犇立马放开了她的脚让她摔下去。

  下面的好心人抓了她一把,没抓住,也因为这种缓冲,使她摔倒地上时不至于重伤。

  醉鬼发现爬在他上面的上面那位就是楚玲,他恶狠狠地把他上面那偷渡者揪了下去。然后准备对楚玲下狠手。

  辜大白爬在另一个梯子上,他看到楚玲身处危险后,立马从他的梯子那边跳过来,撞开了正揪着楚玲鞋子不放的醉鬼。

  醉鬼被撞了下去,砸到胖女士身上。

  而早在三分钟之前墨西哥追杀者就因为听到警车声一哄而散了。

  

  39。 美国圣迭戈边境区 夜 外

  人物:偷渡客,牛犇,辜大白,楚玲,美国警察

  一群人死里逃生后,崩溃地嚎哭起来,这一举动使得周围的居民被骚扰而报警了。

  辜大白想逃走,牛犇拽住他。

  牛犇:你想逃吗,你逃得掉吗?各种探头锁定,要不跟我一起申请庇护吧?

  好有个人证。

  辜大白:我来的目的你知道的。

  牛犇:别装了,还太爷爷,我还太上皇呢。猴年马月的事关你小子屁事,你祖宗死在这边那是他没命回国。我看你也差不多,还在天之灵指引你,让你来送死吧?你们家族的命运不过是在这里轮回罢了……怎么了,你小子这么看着我干嘛,刨你家祖坟啦?

  警察把他们都带上了车。

  

  40。 美国圣迭戈某监狱 夜 内

  人物:偷渡客,牛犇,辜大白,狱警

  在暴力地冲洗和身高拍照完毕后,每个人配备了ID手环。

  辜大白和牛犇在一个房间里。

  辜大白:怎么没看到那个女的?

  牛犇:我还说你小子有多高尚,原来是惦记着那妞。你不觉得我们都被她给整了吗?至少连他么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

  辜大白:也许她有她的苦衷吧。

  牛犇:或许吧……啊呸,我怎么帮你这混球说话了?

  狱警用警棍敲了敲房门:Shit up ,you bitches!【闭嘴,你们这群混蛋。】

  (黑幕)

  

  41。 内华达山脉铁路遗址 日 外

  人物:“秃鹰”,管家

  正值寒冬。

  “秃鹰”远眺着铁路遗址并感慨:I‘m looking forward to an adventure here 。This used to be a paradise for gold prospectors Mexicans, American hunters, brave miners and daredevil farmers。 Some immigrant explorers also used the railroad to transport plundered wealth to their destinations。【我真盼着在这里冒险。这里曾经是淘金者、墨西哥人、美国猎人、勇敢的矿工和不怕死的农民的乐园。一些移民探险家也使用这条铁路来运载掠夺来的财富到他们的目的地。】

  管家:My respected boss! Are you sure your great-great-grandfather‘s Chinese treasure is here?【我尊贵的老板,你确定您曾曾祖父所说的中国财宝在这里吗?】

  “秃鹰”:Chinese people ,which played an important role in this giant project 。 They have been uprooted by poverty and war to make a living here。 A few of them took some small antiques with them。【中国人曾经在这项巨大的工程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他们因战乱而背井离乡来此谋生,当中有些人随身携带了些小玩意。】

  管家:Sorry to interrupt you, my boss。 Why were they uprooted? I mean that they would be very rich if they posses so many antiques 。【很抱歉打断您我的老板,为什么他们要背井离乡?我的意思是他们有那些小玩意应该很富裕才对。】

  “秃鹰”: During the Civil War, was it gold or food that mattered to the refugees? Maybe they thought they could make a lot of money in America by those antiques。 On the contrary , most American at that time weren’t interested in those so called treasures except someone likes my ancestor。 Today more and more people are fond of those things stand for the mystery of eastern culture。【南北战争时期,对于难民来说是黄金重要还是食物重要?也许是他们以为靠那些小玩意可以在美国卖到很多钱。事与愿违,那时候大部分美国人对这些所谓的财富并不感兴趣,除了我祖宗这一类人以外。而如今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喜欢这些代表东方神秘文化的器物。】

  管家: Recently, the government has been under pressure to cooperate with the cultural relics authorities in other countries to crack down on us。 We have changed several batches of the warehouse and lost a lot of goods。【最近,政府迫于压力开始和一些其他国家的文物监管部门联合起来打压我们。我们为此更换了好几批仓库,也损失了许多货】

  “秃鹰” :However, some of our great public institutions even break the law and steal business from us。 【然而我们国家的一些事业单位居然违背法律抢我们的生意。】

  管家:You mean that ?【您指的是?】

  “秃鹰” :Mexican, who has robbed many of our goods, then sell them to the public institutions。 Last month I sent my antiquities counsel into their midst to steal their dirty contracts。 I think she should be successful now。【墨西哥人抢走了我们许多货物,然后把它们卖给了那些事业单位。上个月我派遣了文物顾问去他们的总部盗取那些肮脏的合同。我想她现在应该成功了。】

  这时管家的手机响了。然后递给了“秃鹰”。

  “秃鹰”:OK,I‘m going to the sheriff‘s dinner tonight。【好的,我准备参加警署长官的晚宴。】

  “秃鹰”挂机后对管家说:The one who should have come has come at last。【该来的还是要来的。】

  

  42。 美国圣迭戈某监狱 日 内

  人物:小杨,牛犇,辜大白,狱警

  牛犇一拳打向了辜大白并说:难道你小子就是来克老子的是不?为啥就不肯配合我,为什么不放过我?

  辜大白还了一脚回敬:你让我说什么,要求庇护的是你又不是我。

  牛犇继续上了一拳:你不是要拿回你那该死的祖宗的财宝吗,这样下去只有被遣返了。

  辜大白继续还了一脚:还要开庭审理不是,怎么样也有一周的时间,足够了。要真按你说立即被遣返的话他们还花钱请我们来坐牢干嘛?呵呵……

  牛犇:可恶啊!

  刚想上去打辜大白,被狱警给捅了,两人立马蹲下双手抱头。

  狱警问:Why are you two bastards quarrelling?【你们俩杂碎干嘛吵架?】

  辜大白:He took my instant noodles。【他抢了我的泡面。】

  狱警身后出来了个戴着眼镜的华人小杨笑眯眯地说:我来保释你们了。

  牛犇以为救星来了,主动站起来想踹辜大白一脚,被小杨用手用力地拍了一下头。

  小杨突然面露凶恶地:先蹲着,先蹲着……等我办好手续!

  辜大白偷笑着,牛犇恨恨地蹲下来了。

  

  43。 面包车上 日 外

  人物:小杨,牛犇,辜大白,司机,一群“秃鹰”的手下

  辜大白:来者不善啊。

  牛犇:知道就好,我早就说了分分钟弄死你。

  小杨回头给他们一个行李袋,冷冷地说:老板向警署动用了些关系,在开庭前你们是自由身。目的就是让你们去完成一个任务,做好的话有奖赏。完不成的话,姓牛的,自己跟老板沟通吧。

  辜大白小声对牛犇:看来分分钟被弄死的是牛爷你吧?

  牛犇想打开袋子,小杨用枪顶住他的脑袋:现在不能打开。

  牛犇狠狠把枪弹开,怒:你个小秘书跟我这装大爷是不,等我进了董事会看我怎么玩你。

  小杨皮笑肉不笑地盯了他两秒,转过头,跟司机:Throw them down!【把他们扔下去!】

  “秃鹰”的手下把两人连同袋子扔下了车。

  辜大白和牛犇看到前面有个小屋子。

  

  44。 小屋内 日 内

  人物:辜大白,牛犇

  两人到屋内后,发现有个电视机,上面放了录像机。袋子有个录像带,牛犇把录像带放入机子后两人坐了下来。

  录像带里出现了黑影人,用处理过的声音(汉语)说:欢迎来到美国伙计们,首先给你们看看我发现了什么。

  然后电视机屏幕把画面切换到SC925689渔船里辜大白和牛犇对话的录像……

  两人瞬间都明白了。

  黑影人:我就是你们说的那个东家,要向我交差,拿个假货来糊弄我,还弄丢了,你们俩真是演的一出好戏。

  牛犇急忙对着电视机大喊:我冤枉啊……

  辜大白打断他,并骂道:你疯了吗,这是录像啊!

  黑影人:……过去了就算了。去帮我办件事,办好了,绿卡,董事会的位子什么的都会有的。办不好的话,你知道的,牛!去卖肾还债吧,还不够呢。

  这时候小杨也出现在小屋内了,又笑眯眯地:走吧。

  

  45。 内华达山脉铁路遗址小木屋外 日 外

  人物:辜大白,牛犇 ,小杨,一群“秃鹰”的手下

  小杨:就是这个小木屋了,到了里面你们就打开藏宝图,先参透图中的意思再去找宝藏。找到后打我这个电话,再和你们联络。

  辜大白:你们不怕我们跑掉吗?

  小杨:你旁边那位会盯紧你的。

  说完丢下辜大白和牛犇,上了面包车走了。

  

  46。 内华达山脉铁路遗址小木屋内 日 内

  人物:辜大白,牛犇,农场主,Jerry , Kak

  两人进了小木屋后,发现墙上布满了蜘蛛网,两人围着一张桌子坐下。

  辜大白:这里一定有人来过,到处布满灰尘,可是这桌子像被人擦过一样。

  牛犇:管他么有没有人,赶紧找你那些祖宗的宝物吧,时间不多,这大雪封山的怎么去找宝藏,这个“秃鹰”想玩死我们,就给几个面包。

  辜大白:这幅图画的非常的明显,他们找不到宝藏埋藏点估计就是因为图上画的这种动物了。

  说完他指着图中画着的龟蛇同体的异兽。

  然后接着:中心点就是我们这个小木屋的附近,可能是以前华工休息点的遗址。从这个位置出发向南边方向延伸,路线虽有些绕,但是路程应该不远,这里还有比例尺明我们的祖宗把勘察技术运用到了藏宝方面,精确性不言而喻。而那只异兽所在的位置让这些美国人以为就是宝藏所在,才让他们无功而返。

  牛犇兴奋地:带你来果然没错,你那该死……伟大的祖宗在天之灵显灵啦!

  辜大白:龟蛇同体的异兽就是玄武,代表的是北方,这幅图应该反过来看……之前是西南方向,反过来就应该是东北方向。但是不应该这么简单,玄武所在的位置布满了花岗岩,如果埋宝藏危险性大。倒是图画上记载当时西北方有个湖,玄武主宰五行之中的水,湖边说不定有记号。

  牛犇:太好了,我的梦想……有救了,咱们赶紧的。

  这时木屋内侧的房门打开了,出来了一位老者,后面是两个年轻人。

  老者和蔼地介绍:I am a farmer, and they are my sons。【我是一个农民,他们是我的儿子。】

  Jerry: Jerry!【杰瑞!】

  Kak: Kak!【卡克!】

  农场主:We came here to hunt only to find that the mountains were snowed, so we had to stay here for two days。【我们来此狩猎,但因大雪封山而逗留于此,已经两天了。】

  Jerry: Our vehicle has broken。【我们的车也出故障了。】

  辜大白:Maybe we can help with each other。【也许我们可以互助。】

  说完,农场主、Jerry 和 Kak 走出去了。

  牛犇轻轻拉住辜大白,小声问:你都没搞清他们的身份,还有真是一家人吗,一个儿子那么高一个那么矮?

  辜大白听而不闻。

  

  47。 内华达山脉铁路遗址小木屋外 日 外

  人物:辜大白,牛犇,农场主,Jerry , Kak

  一行人走到农场主坏掉的车子后,发现几只松鼠正在往排气孔里塞坚果。Kak 叫了一声把松鼠吓跑后,赶紧去掏排气孔里的坚果。

  突然树叶丛中窜出一只棕熊,农场主赶紧举起猎枪,牛犇面对着农场主而背对着熊。第一反应是农场主要杀他们灭口,赶紧扑过去把农场主的枪掀开。

  “崩”地一声,子弹打到了上方,响彻山林。熊也被枪声所惊到,重心不稳扑倒了Kak 身上,几个人连熊朝着旁边的坡滚了下去。辜大白被熊吓到想逃,脚下一滑也是跟着滚了下去。

  

  48。 内华达山脉小悬崖高地 日 外

  人物:辜大白,牛犇,农场主,棕熊,Jerry , Kak

  这时发生了小范围的雪崩。辜大白,牛犇,农场主滚到了一个坡下突出的高地上,熊也因为下落时撞了石头晕了过去,趴在了一个歪脖子树干上。

  Jerry , Kak则滚到了另一处。

  三人忍痛爬起来环视四周,高地外就是悬崖,刚才的坡又爬不上去。熊还趴在歪脖子树上。

  辜大白:当务之急,我们得把熊解决掉,不然它如果醒了,下来把我们一个个生吞活剥了。

  牛犇:怎么对付它?

  辜大白:看到地上有很多掉下来的小树干和树枝嘛?我们选根最粗的。那熊已经重心不稳了,用其他树干把熊拨下来滑到最粗的树干上,接着咱们把树干抬走将熊抛下山崖。

  牛犇:啧啧,看不出来你小子也是够狠的。得了,不是这畜生死就是咱们亡,干吧!

  辜大白指着最粗的树干对农场主:Sir, please lift the tress trunk with me 。【先生,请和我们一起抬起那根树干。】

  农场主照办。

  牛犇小心翼翼地将熊往已经倾斜的方向拨了几下,熊摔了下来。辜大白和农场主用力抬高树干,让熊不至于下落太多的距离,作为缓冲。

  牛犇:幸好这只熊未成年不是很重。

  辜大白:你去帮助农场主。

  牛犇和农场主抬着后面,辜大白抬着前面走向悬崖处。

  辜大白:等会把熊倒下去时用力要配合好,知道吗?When we‘re going to bring the bear down, you have to work together, okay?【等会把熊倒下去时用力要配合好,知道吗?】

  农场主:Sure。【可以。】

  牛犇:赶紧地。

  走到悬崖边,辜大白:I count three times……【我数三下……】

  牛犇没等他说完用力一抬,熊就立马往前倾。辜大白为了不让熊滑到他背上,只能也用力一台。毕竟他年轻力大,熊又立马往后倾斜,用力不均,熊摔到了地上,三人赶紧跑开。

  牛犇:你搞什么鬼,怎么又让熊倒退回来了?

  辜大白和农场主指着牛犇齐声骂:You are a jerk!【你这头蠢猪!】

  熊这么一摔,醒了过来。跌跌撞撞地盯上了农场主,愤怒地吼了一声。

  辜大白和牛犇和农场主三人连滚带爬逃到高地内侧一个夹缝中,只能容纳两个人,农场主发现根本无法再往里面挤,只能跑到边缘。

  熊还是盯着农场主朝他跌跌撞撞地走过去。

  辜大白:这头熊受了伤,我们一起出去干掉它。

  牛犇:要去……你去,我不行了。

  他的脚下尿了一片。

  辜大白:如果那个农场主被吃了,剩下就轮到我们了。就算得救了,他的儿子们会放过我们?

  牛犇:我不知道,别问我……别问我。

  辜大白把他的包抢过来:你的绿卡申请,庇护申请,都见鬼去吧!

  立马掷了出去,砸在了熊身上。然后他也冲了出去,牛犇大叫着比他还快地去捡包。

  熊愤怒地回头看着牛犇,牛犇看到熊盯着他立马又腿软了。

  辜大白捡起一根树枝刺向棕熊的眼睛,棕熊立马一抓,把树枝扯断。

  牛犇趁机冲过去捡起包,熊反扑到他身上,把他撞到了悬崖边,熊又猛扑上去。

  牛犇只能用包护住门面。

  熊掌锋利的指尖插穿了包,距离牛犇的鼻梁5厘米左右。

  牛犇发现文件都被熊掌刺破了,气的用手打熊的头,其他两人也用树干殴打熊,熊只能逃开,脚一滑要摔下悬崖了。

  棕熊本能地抓住了牛犇的包,也把牛犇扯到了悬崖边。牛犇大喊救命。

  辜大白冲上来拉住牛犇骂:你他么的赶紧……把包扔了啊!

  熊趁机把抓住包的手放开,借助峭壁用力一登,手掌抓了辜大白的脚踝。结果熊掌扯了辜大白脚踝上的一块肉下来,抓空了,摔了下去,跌到更下层的岩石上了。

  辜大白疼得嚎叫。

  脚踝处血流如注。

  农场主赶紧扯了衣服的一块布给辜大白包扎。

  牛犇躺在旁边手里紧握着破烂的包,还没缓过神来。

  辜大白感激地看着农场主。不过当他看到农场主颈部挂着的饰物时,突然变了脸色,但立马又恢复正常。

  那是一枚刻着“乾隆通宝”的铜币。

  这时Jerry和Kak拿着绳子出现在高地上方的边缘处,并且抛了下来。

  农场主将绳子绑在自己的腰上。

  牛犇突然冲过来抱住农场主,大喊:不要丢下我们啊,不要……不要啊!

  突如其来的一股力道将绳子弄断了,惯性将Jerry和Kak给带了下来。

  农场主把绳子从腰间解开后,走到牛犇旁边。

  牛犇讪讪地:Sorr……y

  “啪”的一声,农场主狠狠地甩了牛犇一巴掌,将牛犇早已松动的门牙打了一颗下来。

  还没等牛犇发怒,Jerry冲了上去用膝盖顶了牛犇的下体,牛犇疼的跪了下来。

  Kak 用枪顶住辜大白的后脑,示意他不要动。

  农场主撕掉了易容的假皮,露出真面目------“秃鹰”。

  “秃鹰”用手拍着牛犇的脸骂:You son of bitch!Never make, but always break。 【你这个混蛋,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Jerry:My boss。 I think the priority is how do we get up there。 【老板,我认为当务之急是如何逃离这里。】

  这时血淋淋的棕熊凭着最后的意志从下层的岩石处冲了上来,把Jerry 撞到崖壁上,当场暴毙。

  “秃鹰”赶紧翻滚到Jerry尸首处掏出枪射穿了熊的头部,子弹的冲击力让棕熊在倒地后还滚了两圈慢慢滑下了悬崖。

  牛犇站了起来,“秃鹰”又拿枪指着他:You had better find a way to find what I want, or you two get killed right here。

  【你们最好找到我要的东西,否则将你们就地正法。】

  辜大白看着被Jerry 撞过的崖壁,一瘸一拐地走过去,踏出一步,后脑勺的枪又顶了上来。

  辜大白:Don‘t you see that the soil of wall has come loose on that cliff? According to my professional judgment, there should be a passageway nearby to the bottom of the hill。 【你难道没看到那块墙周围的岩土已经松动了吗?依据我专业的判断,那块区域应该会有一条通往山体底部的小道】

  Kak 递给他一把小铁锹,“秃鹰”:Don‘t try to play games!【别耍花样!】

  花了一些时间后,辜大白找到了通道。

  “秃鹰”面带微笑地对牛犇:Look, you need to learn more from him。【瞧瞧,你应该多向他学学】

  然后从Jerry 身上掏出了可用的东西后,对着尸首说了句:It‘s not up to you to tell me what is the top priority。 【当务之急是什么还轮不到你来告诉我。】

  然后走进通道。

  

  49。 内华达山脉小悬崖内部通道 日 内

  人物:辜大白,牛犇, “秃鹰”, Kak

  几个人打着手电筒顺着通道往下走。积雪融化了些,冰水顺着他们的通道流下去。

  辜大白: We‘ve got to pick up the pace。 If there‘s no other exit at the bottom, the water will come up and push us back to higher ground。【我们得加快步伐。如果底部没有出口,水将会从底部蔓延上来把我们逼回到刚才的高地上。】

  来到底部后,众人发现这是个旧隧道,半边墙都是石块弄成的弧形。

  “秃鹰”: This must have been an abandoned section of the railway 。Because of frequent collapses, this side has been blocked。【这里就是一段被废弃的铁路,因为雪崩频繁出现,这边已经被封锁了。】

  辜大白:That‘s for sure。 There should be an exit from the railway。【那是,只要是铁路应该就有出口。】

  “秃鹰” :But what‘s more important now is that you helped me find what I wanted。【但更重要的是你们帮我找到了我要的。】

  说完他弯下腰,用手电筒照着地上,一堆白骨压在了一个布袋上。

  他试着抽了抽布袋,似乎动不了。

  “秃鹰” :You bitches want to keep it from me。【你们这些混球竟敢阻拦我。】

  一脚把骨头堆踢散了,用手去拿布袋。

  辜大白用当做拐杖的树枝用力打了“秃鹰”的背部,然后自己也摔倒了。

  他愤怒地吼:You son of a bitch, take away your dirty hands。 You don‘t deserve to touch them。【你这混蛋,拿开你的脏手。你不配碰它们。】

  “秃鹰”用枪托砸破了辜大白的脑袋。

  牛犇赶紧扑过去护住辜大白,央求:Sorry , my boss。 No, please。【对不起,老板,求你了,别打了。】

  “秃鹰”用枪指着他们,笑着说:Thank you very much, both of you, and now please rest here with your pigsty ancestors for ever。【感谢你们俩,请在此陪伴你们那些猪仔祖宗们长眠吧】

  这时又发生了小范围的雪崩,从高地顺延下来的通道口被积雪堵住了。水流还在不停地进行着。

  辜大白笑着对牛犇说:还有两只白皮猪陪葬,不错了!

  “秃鹰”收起枪改口:Maybe we can work together again!【也许我们能再合作一次。】

  辜大白冷冷地盯着他:Take away your dirty hands。 You don‘t deserve to touch them。 【你这混蛋,拿开你的脏手。你不配碰它们。】

  “秃鹰”无奈,示意了Kak,Kak 恭敬地捡起了布袋。

  四人重新寻找出口。

  在尽头处发现一根管道,四人匍匐着通过了管道。

  辜大白对牛犇说:曾经这附近真有泄洪区域,不然这管道干嘛用的。

  爬过管道,呈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一个巨大的井底。

  

  50。 内华达山脉小悬崖竖井底部 日 内

  人物:辜大白,牛犇, “秃鹰”, Kak

  “秃鹰”朝着上面大喊了几句,没人回应。

  辜大白:老牛,你看,咱们老祖宗的智慧不是盖的。这种花岗岩的峭壁上,也能安装升降装置。

  然后指向峭壁的冰封区域。

  牛犇:是哦,有绳索。可是被冰封住怎么办?

  辜大白:封住了面积不是很大,也不算厚。

  “秃鹰”: What are you two talking about furtively in Chinese?【你们俩鬼鬼祟祟地用汉语在交流什么?】

  辜大白冷冷地对“秃鹰”说: Take your gun and shoot it at the wall, then use the heat of the barrel to melt the ice nearby。【拿起你的枪然后朝着墙开枪,然后用枪管口的热度去融化那附近的冰。】

  “秃鹰”也明白了。

  他笑着对辜大白:I really do not want to take your life, you are a talent, but always love to against with me。【我真舍不得要你的命,你是个人才,却总爱和我作对。】

  然后一枪开过去,子弹从辜大白的脸胖穿过打在了墙上的目标位置 。

  子弹的风将辜大白的脸划了一道细细口子,血渗了出来。

  “秃鹰”: It‘s your punishment for being so rude to me。【这是对你刚才冲撞我的惩罚。】

  又把Kak 的枪拿了过来朝天空开了一枪后向墙壁走过去用两个枪口融化冰雪,其他人也打开手电筒给这个融化工作加热。

  最后Kak 和牛犇一人匕首一人铁锹将绳索弄了出来。

  辜大白娴熟地操纵着装置。

  “秃鹰”向他投来赞许的目光。

  牛犇:你考古学专业的吧?

  当他弄好后,Kak先上。

  然后在上面依次将秃鹰、牛犇和辜大白吊了上来。

  

  51。 内华达山脉小悬崖竖井顶部 日 外

  人物:辜大白,牛犇, “秃鹰”, Kak,楚玲, Tom

  Kak 拉了他们三人上来后精疲力竭,突然脚底一滑。人扯到了升降机的围栏上。布袋被围栏上的钉子划破了,陶俑古玩陆续掉了几个下去。

  “秃鹰”冲过去将匣子抢了过来,骂道:You stupid……【你个白痴……】

  这么一折腾,Kak 只能摔了下去。

  辜大白要牛犇去拉一把,结果把袖子扯断了。

  Kak 还是摔了下去,惨叫一声,也是当场毙命!

  “秃鹰”怼着正怒视着他的两人,叫:Why the hell are you looking at me, you think I want to?fuck!【你他妈的为什么都这么看着我,你以为我愿意啊?他么的!】

  然后朝天上开了两枪又向竖井底部开了一枪。

  楚玲和Tom顺着枪声找到了三人。

  楚玲: Boss, there you are。 I have got a copy of the contract which you want ready。

  【老板,给你。我已经拿到你要的合同副本了。】

  “秃鹰”:Great。 Now I have the handle to see if they dare to rob goods from me。 Hard work, ling。 Are those Mexicans tough to deal with? How did you get here? Why don‘t we go by car。【非常棒,现在我有他们的把柄了,看他们还敢抢我的生意不。辛苦你了,楚玲。那些墨西哥人不好应付吧,你们是怎么来此处的,为什么不坐车?】

  楚玲:We just had a small avalanche and the car went over。【我们刚才遭遇了小范围的雪崩,车翻了。】

  “秃鹰” : Your car turned over and you showed up here intactly, right? All right, let’s get out of here on foot。【你们车翻了,然后你们也能毫发无损地站在这?好吧,我们步行离开这。】

  辜大白想认楚玲,楚玲视而不见。

  

  52。 内华达山脉某下山路道 夜 外

  人物:辜大白,牛犇, “秃鹰”, 楚玲, Tom

  此时已入夜。

  道路的一处被倒下的树干挡住了。

  “秃鹰”对牛犇:You lift the right end。【你去抬右边。】

  然后又对Tom:And you ,new comer, the left。【还有你,新来的,去抬左边。】

  当Tom 不屑地走到左处抬起树干时,脚踩到捕兽夹。疼的叫喊起来,手一抓空,要摔了下去。

  “秃鹰”趁机把楚玲抢了过来,用枪指着她的头部。

  “秃鹰”: Who dares to save that cop?I remember every one of my employees, and I didn‘t need to recruit any new people without my permission。 Ling, you disappoint me very much, why don’t you tell me simply that your car is a police car。 【谁敢去救那个条子?我熟悉我每一个员工。如果没有得到我的允许是不准被招聘进来的。玲,你太让我失望了。为什么你不直接告诉我你们坐的车就是警车呢?】

  辜大白: You‘ve been betrayed by everyone。【你已经是众叛亲离了。】

  “秃鹰”: Shut up, it‘s not up to you Chinese to lecture me! You know too much boy, and always love to against with me, so I can t let you alive。【闭嘴,还轮不到你们这些中国人来教训我!你知道的太多了,而且总爱和我作对,所以不能留你在世上了。】

  Tom用力挣脱了夹子,自己也失足摔了下去。

  牛犇:Boss, your head is bleeding! 【老板,你的头在流血。】

  这时几滴血从“秃鹰”了光滑的脑门上流了下来。

  激动不已的“秃鹰”这才意识到摸了脑门的血,惊恐地往上一看,是那只棕熊的尸首挂在了树上,血滴到他的脑门上。

  楚玲趁机挣脱开来跑向辜大白。辜大白抓取旁边的雪球扔向“秃鹰”。

  “秃鹰”被雪球砸中了脸,开枪打偏了,但也擦过了辜大白的肩部。手枪也跳了下来滑到了牛犇的脚下。

  辜大白被子弹的力道撞得后仰而倒下,手按住肩膀,强忍着灼痛。

  楚玲跑过去扶起了他。

  “秃鹰”对牛犇:New!We‘ve always been partners, haven‘t we?I‘m buying your company。 Kill them, and I will give you the second director‘s seat。【牛!我们一直是伙伴对吧?我正在收购你的公司,你杀了他们,我就给你第二董事的位置。】

  牛犇拿枪指着辜大白和楚玲:我老子从小就告诫我们,不是所有人的话都得信,但是这群奴役过我们的白皮猪的话……打死都不能信!

  然后突然转向“秃鹰”。

  “秃鹰”由喜转惊,摔倒在地上,手捂住头。

  牛犇开枪了。

  可是子弹没了。

  牛犇把枪扔过去砸到“秃鹰”的肚子上想冲上去了结他。

  “秃鹰”慌忙地摸着旁边的包,才想起里面还有一把Kak 的枪。

  牛犇大叫:快逃!

  转身和楚玲搀扶起辜大白钻过树干逃了。

  “秃鹰”此时也开了一枪,子弹被树干挡住了。

  

  53。 山脉悬崖口 夜 外

  人物:辜大白,牛犇, “秃鹰”, 楚玲, Tom

  “秃鹰”一枪打中了牛犇的腿,三人都扑在了地上。

  “秃鹰”笑:New!I wanted to kill you immediately after you killed your partners。 Like your undeserving ancestors, the lower animals。 However, you have made me angry。 I decide to kill you for fun, let me count…… eight bullets 。How will I use them? OK, the first!【牛,我本打算在你干掉你那些同伴后给你来个痛快的处决。就像当年对你们那些不成器的如低等动物一般的祖先们一样。但是你惹我生气了,我决定慢慢玩死你。让我数一下……八颗子弹。我该如何使用它们呢?好吧,第一颗!】

  说完打在了牛犇的胳膊上,牛犇大叫大嚷着。

  “秃鹰”再次举起了枪。

  从上面滚落下来的Tom 躺着狙击了“秃鹰”,打中了他的手,枪也打飞了。

  疼的大喊的“秃鹰”用另一只手拿出匕首,并且要上前解决Tom,结果被雪堆的锁链给绊住摔倒了。

  “秃鹰”咒骂:Fuck, why is there a chain here, and deliberately tripped over me?【他妈的,为什么这里会有锁链,好像还是刻意绊倒了我。】

  辜大白: retribution!【报应!】

  “秃鹰”:?

  辜大白:Your family owes too much。 From the macro point of view, hundreds of years of retribution, from the micro point of view, within a day of retribution。【你们家族亏欠别人太多了。从泛的来讲,这是跨越百年的报应;从细的来讲,还有今天要受的报应。】

  “秃鹰”: What the fucking are you talking ,what within a day of retribution?【你他妈地到底在说什么,什么叫今天的报应?】

  楚玲此时已吓得脸色苍白。

  辜大白:Look what‘s behind you。【看看你后面是什么。】

  “秃鹰” 回头望去。

  是一只更大的棕熊!

  棕熊狂扑上去撕咬扑打着“秃鹰”。

  “秃鹰”也用匕首“回敬”了棕熊……

  辜大白,牛犇,楚玲和Tom相互搀扶着逃离现场。

  楚玲:熊会不会来吃我们?

  辜大白:“秃鹰”头上有它同类的血,至少它会先解决“秃鹰”。

  这时候救援直升机来到了,警笛声也在不远处传来。

  终于……得救了!

  

  54。 洛杉矶某医院 日 外

  人物:辜大白,楚玲

  辜大白办完出院手续后,和楚玲上了警车。

  辜大白:原来你是“卧底”在“秃鹰”公司啊?

  楚玲:警匪片看多了吧,呵呵。我不是警察,只是协助警察搜集“秃鹰”的不法证据。这些年“秃鹰”的集团不断地运作着古玩黑市,为此我应聘进入他的公司担任东方国家古董鉴定顾问。

  辜大白:墨西哥的事件就是你向他“表忠心”的体现了?

  楚玲:没办法,如果不这样做,拿不到他的证据。刚好墨西哥人在他手中抢走了很多来自我们国家的宝藏,因此我有机会到墨西哥搜集证据。我将证据复制了好几份,在机场交给我的伙伴后,就暴露了。

  辜大白:这次虽然没看到木匣子,但是还是能把一些陶俑之类的器物带回中国,也不枉此行。

  楚玲:还有些骸骨被发现了,也可以送回去安葬好!

  辜大白:我想你也是当时某位华工的后人吧……哦对了。三天前我们在竖井外见面,为何不直接摊牌?我想认你,你还不理我,我四个人还对付不了“秃鹰”吗?

  楚玲:我还以为你们和“秃鹰”是一伙的。那就是三对二了,我还是女流之辈。

  辜大白:也是,真摊牌的话还不知道那头“牛”站在哪一边呢?

  楚玲:说到这个,你那位“搭档”呢?

  辜大白:哼……

  

  55。 洛杉矶“秃鹰”别墅 日 内

  人物:牛犇 ,“秃鹰”的管家,“秃鹰”的孩子,律师, 几名警察

  警察甲对“秃鹰”的管家:You are suspected of illegally breeding crocodiles here。 Somebody has reported there is crocodile cannibalism 。 You are also under investigation for indirect homicide。 Ok ,take him away。【你涉嫌非法养殖鳄鱼。有人举报这里还发生了鳄鱼食人的命案,希望你配合接受调查。好了,把他带走。】

  其他警察给“秃鹰”的管家带上了手铐出去了。

  警察甲:We are going to take the crocodile to the safari park。 This villa will also be temporarily sealed up。【我们要将鳄鱼送往野生动物园。这座别墅也将被暂时查封。】

  律师对牛犇:I must make it clear to you before I leave here。 Although Mr。 Jefferson has submitted to the board of directors the report of the general meeting of shareholders on the reorganization of the directors after the merger of the subsidiary, it is not specified how many shares will be given to you。 So whether you, as the boss of the acquired company, stay or go remains to be decided by the other directors 。【在离开之前我必须要向你声明:虽然杰斐逊先生(“秃鹰”)已经向董事会提交了股东大会关于子公司并购后重组董事会的申请,但没有具体说明将给你多少股份。因此,你作为被收购公司的老板,是留下来还是走人,还有待其他董事的决定。】

  牛犇:No please, help me Mr。 lawyer。 I will thank you 。 You know it!【不,求你了。帮帮我律师先生,我会感谢你的,你懂的!】

  手里比着钞票的姿势。

  律师摆了摆眼镜说:At present, Mr。 Jefferson‘s life and death are uncertain。 His child is the sole heir to his shares。 Perhaps you still have a chance。【目前杰菲逊先生生死未卜。他的孩子是唯一的股份继承人,或许你还有机会。】

  牛犇感谢了律师,然后屁颠屁颠地而且一瘸一拐地跑到正在抚摸着猫咪的“秃鹰”的孩子的面前,笑眯眯地刚要开口……

  “秃鹰”的孩子说:My cat is hungry。 You want me to be happy。 You need to make her happy first。【我的猫饿了,你想让我开心,首先得让我的猫开心。】

  (黑幕)

  

  56。 山脉悬崖口 夜 外

  人物:无

  (镜头回到了月夜下棕熊攻击“秃鹰”的地方。)

  月光照亮了地面。雪地里,有着“秃鹰”被扯下的衣物。

  还有一滩血。

  锁链旁边是一个木匣子,上面就是那摊血。

  (镜头锁定木匣子。)

  

  57。 山脉悬崖口 夜 外

  人物:Bob ,辜小黑, 张达, 牛鹏,James,几个管事

  字幕显示:1865年,美国加罅宽尼省。

  张达和牛鹏下车去放绳索。

  辜小黑拿出一个布袋给James:Thank you for taking care of us Chinese workers for many years。 I‘m afraid there‘s no way to live 。 This bag of gold is I took out of the wooden box, is to guard against Niu Peng。 Zhang da also has one, you take gold to escape with him, Niu peng will certainly stay with me because I keep the wooden box。【感谢你这些年对我们华工如此的照顾,我恐怕没有活路了。这个布袋里的黄金是我从木匣子里拿出来的,就是为了防着牛鹏。张达也有一个装满黄金的布袋。你拿着布袋和他逃走,牛鹏肯定会因为我持有木匣子而留下来。】

  James 接过布袋后,Bob 一行人追了上来。

  牛鹏把辜小黑从车上拉了下来后,跪求:We were wrong。 Please excuse me this time。 We handed in the wooden box。【我们错了,请原谅我们这一次。我们愿意交出木匣子。】

  然后看着辜小黑,辜小黑闭目不语。

  牛鹏:你他妈快点交出来啊,想我们都死在这吗!

  辜小黑闭目不语。

  牛鹏自己从车里把木匣子拿了出来,并且把车上的锁链也拿了下来,要将自己和辜小黑锁在一起,把木匣子献出来。

  辜小黑不让他锁,气得牛鹏一脚把他踹倒。

  Bob丢了一支枪过来:Kill him and I will forgive you 。After all , You‘re the one who told us the secret。【宰了他,我就原谅你。毕竟,你立功了,你是那个告密者】

  张达在岩石旁听得一清二楚,他又恨又怒。

  辜小黑闭目不语,仿佛早已洞察一切。

  牛鹏知道自己被出卖了,只能羞愧地惊慌地一枪毙了辜小黑。

  Bob:Well done, donkey。【做得好,蠢驴。】

  说完他撬开了木匣子,发现里面全是沙子和石子。

  牛鹏看到后,也懵了。

  还没解释,被Bob 一枪爆头。

  尸首被扔下了山崖。

  Bob:You should be here,James,and the last Chinese。【你们也该登场啦,詹姆斯和最后那个中国人。】

  James :Enough。 I‘m not afraid to tell you that my uncle has qualified as the second director of the Central Pacific Railroad。 I will also be transferred to the headquarters as a technical assistant and this is a warrant, The safety of Chinese laborers is not guaranteed by law, but it does not mean that you can deprive them of their lives at will。 You are not slave owners and they are not slave。 I have to take Zhangda away, and if you stop me, I‘ll charge you to the board even the federal courts。【够了,我不怕告诉你我的叔叔已经取得太平洋铁路公司第二董事的位置。我将被调往公司总部出任技术助理一职,这是委任状。华工的安全虽然没有得到法律的保障,但不是意味着你们可以随意地处死他们。你不是奴隶主,他们也不是奴隶。我必须带着张达离开。如果你们敢阻拦,我将在公司董事会甚至是联邦政府法庭上控诉你们的罪行。】

  Bob:……We shall meet again some day。 Let’s go, Zhang has died。【后会有期,我们走,张达已经死了。】

  Bob 一行人掉头离开了。

  (镜头再次锁定了地上的木匣子和旁边的锁链,然后黑幕)

  全剧终。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88必发娱乐 (原创88必发娱乐官网 )www.tshtl.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88必发娱乐官网 (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备案号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