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88必发娱乐官网
88必发官网 创作室 | 招聘求职 |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88必发娱乐 www.tshtl.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施工类小品,关于工程类的小品(良
农田水利灌溉研究小品《灌溉未来
植树节爱护林业小品剧本(保护森林
脱贫致富奔小康情景剧剧本(致富经
邮政局年会情景舞台剧剧本(邮政人
高速公路桥梁建筑施工小品剧本(良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植树节爱护林业小品剧本(保 1-20
脱贫致富奔小康情景剧剧本 1-20
邮政局年会情景舞台剧剧本 1-19
315物价监管投诉小品(诚信 1-19
农科院情景剧剧本《灌溉未 1-18
关于保护妇女劳动法三八节 1-18
回乡创业音乐剧剧本(双喜临 1-17
广场舞音乐剧剧本《城市套 1-16
通信类小品剧本,通信公司联 1-16
情人买房装修结婚小品剧本 1-15
最新最搞笑元宵节小品剧本 1-14
养鸡行业年会小品,家禽企业 1-13
公司表演新年小品剧本,适合 1-11
过年爆笑古装宫廷后宫小品 1-10
银行服务小品剧本,银行服务 1-9
销售珠宝小品剧本搞笑,珠宝 1-8
铁路公路施工队人员年会小 1-7
二人对口公司年会爆笑相声 1-6
医院各科室年会搞笑小品剧 1-5
春节过年元宵新年笑破肚子 1-4
最适合年会表演的爆笑小品 1-3
银行年会金融扶贫小品剧本 1-2
最新最适合各类公司年会爆 12-31
有关保护牙齿的搞笑小品剧 12-30
学校老师班主任和同学们帮 12-29
小学校园搞笑小品剧本(梦醒 12-28
中铁公司隧道施工现场年会 12-27
优秀法治情景剧剧本《司法 12-26
最新爆笑恶搞企业公司年会 12-25
工作证明情景剧剧本《如此 12-24
您当前位置:88必发娱乐  > 88必发官网  > 古装88必发官网  > 《遨凡尘》第6集 开棺褪衣
 
授权级别:普通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88必发官网 -古装88必发官网   会员:迎金河水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9/1/8 20:35:20     最新修改:2019/1/10 10:01:56     来源:88必发娱乐 www.tshtl.com 
《遨凡尘》第6集 开棺褪衣
作者:辛言
88必发娱乐 88必发官网 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88必发官网 、电视栏目短剧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第6集 开棺褪衣

1聚福楼 日 内

宋文惊异,这件事他也听说过,起身恭敬道:“这么说,阁下就是那位神异的公子?”灵宝答是但谈不上神异。宋武也站起来道:“大哥,看来这位公子说的都是真的了。”宋文赞同弟弟的话,兄弟俩正式向灵宝施礼说失敬,灵宝请宋氏兄弟坐下讲话。宋氏兄弟的疑虑全都散去,宋文向灵宝三人道出十七年前的往事。

2宋家 日 内

原来,在入殓前给宋河穿不穿寿衣的问题上,宋家的男女发生了激烈的争论。宋文和宋武想谨尊父命不给他们的爹穿任何衣裳,却遭到了他们女人的反对,她们说从古至今,还没听说过这人死之后不穿衣裳的。此外,又说她们在入殓公爹的时候,实在无法面对公爹那赤条条的身体。宋文和宋武跟自己的女人争辩,说死后不穿衣裳是他们的爹临死前的交代,他们当儿子的不好不照办。女人们反驳,说她们的公爹是老糊涂了,这人死之后怎么能成龙呢?又说她们可以不在乎入殓时公爹的身子光不光裸,可是身下那些儿女们咋办?还有那些前来吊丧送葬的亲朋好友们怎么办?再有就是,过后这老人死后不给穿衣裳的事情要是传了出去,那宋家的儿女们今后还怎么在人跟前讲话?特别是这件事要是被官府的人给知道,说不定就会定宋家一个忤逆不孝的大罪。

女人们的一通说,把宋文和宋武哥俩给说的没了话,他们也意识到要是入殓时不给他们的爹穿寿衣的严重性,心里思忖:也许,我们的爹真的是走火入魔老糊涂了。有了这样的想法,在装殓的时候,宋家就按以往的习俗,风风光光、体体面面地给宋河穿上了全套的殓服。然而他们哪里知道,由于他们兄弟俩的临终变卦,却把他们死后的爹宋河给害惨了。

3聚福楼 日 内

听完事情的来龙去脉,灵宝问宋氏兄弟接下来怎么办,宋氏兄弟表示,他们既然已经铸成大错,让他们的爹在地阴之下遭受了十七年的痛苦,这次说什么也要按照老人的遗愿行事。见目的达到灵宝告辞,宋氏兄弟哪里肯放,死活让灵宝三人先住到他们家里。宋氏兄弟讲,他们听说过灵觉寺和江公子的奇闻异事,只是无缘得见,如今在这儿遇上了,而且还为他们故去多年的爹捎来口信,那么江公子就是他们宋氏一门的大恩人,请灵宝公子明天和他们一道给宋河老人开棺褪衣。

灵宝只好说那就恭敬不如从命。

4宋家 日 外

一行到了宋家。宋家庭院深深,回廊环绕,家里雇着不少下人。胖虎一边走一边看,看得眼睛都花了,连说这家人真是太有钱了。灵宝说这算不得什么,等胖虎以后当了驸马,比这不知道要阔绰多少倍。“真的?”胖虎的胖脸马上溢出无比的自豪和自信。

来时宋氏兄弟嘱咐,让灵宝他们对宋河老人目下的境况,以及过后要对宋河老人的坟墓进行开棺褪衣的事由尽量保密,因此宋氏家族除了宋文、宋武夫妇以外,其他人等都不知道灵宝三人此次来的目的,只以为他们是宋氏兄弟请来的贵客。

5宋家 日 内

宋家分为东西两院,中间有门相通,宋文为长住在东院,灵宝他们自然是留在东院宋文家。考虑到灵宝三人的午膳被打断,一到家,宋文就吩咐家里的下人们准备席宴。灵宝三人的确没吃好,灵宝吃了不到半饱,凤霞算是垫了个底儿,就是从开始嘴巴没闲着的胖虎也只是吃了个八分饱。

在宋文家的堂舍,宋氏夫妇四人陪着灵宝三人讲话,灵宝突然想起宋河老人跟他提及的那个紫檀木的匣子。宋文说是有这么一个木匣子,是宋河老人生前用来盛放他的个人物件,不过事隔多年,这个木匣子早已作为他们家父的遗物被搁置。灵宝说方便的话能否拿来一看,宋文起身到内室里去寻觅,很快木匣子拿来,里面除了黄缎子铺底再无别物。灵宝让宋文把黄缎子下面的夹层起出,宋文问夹层下有何奇妙,灵宝说是宋氏兄弟出生后不久剪下来的胎发。

夹层起出,下面放着两个小纸包,分别写着宋文和宋武的名字,打开来看,里面包着的果然是几缕柔软发黄的婴儿胎发。都说母子连心,父子天性,这些胎发饱含着宋河老人对他两个儿子的至爱深情。宋氏兄弟不见则已,一见顿时跪地潸然落泪,宋氏其他的家人也都跪下来哭泣。灵宝扶起宋文,劝宋氏兄弟不必太伤心难过,只要按照宋河老人的尊瞩去做仍可补救。宋氏兄弟哽咽着答应,此刻,他们对灵宝的话再没有任何的怀疑,他们现在有的,就是对当初没遵照他爹遗嘱行事的悔痛。

各色瓜果端上来享用,灵宝和凤霞象征性的吃点,胖虎没那么多讲究,放开肚量啃吃起来,权当在自己家一样。大家聊着,忽听外面传来吱吱的叫声,一个男下人提着一个竹笼子进来,让大爷和二爷验货,宋文和宋武看罢都说不错。灵宝过去,见笼子里装的竟是猴子,一大一小共计两只,看样子像是母子。宋武吩咐把猴子送去厨房,男下人正要离去,这时出现惊奇的一幕,只见那只大猴子急促地嘶叫,身子直立,两只前爪像是在作揖。灵宝挥手把那个男下人叫住,问宋文这两只猴子拿来何用,宋文说是买来取猴脑的,只有这样,才能表达宋家对灵宝他们的敬意。

灵宝讲这猴子乃是灵性之物,不可因贪吃它们的脑子,就活活地将它们杀戮。宋氏兄弟问灵宝何意,灵宝答这两只猴子他买了,宋氏兄弟慌了,说江公子想要尽管拿去,千万别提什么买字。灵宝说他不买也罢,但他有个请求,让宋氏兄弟叫人把这两只猴子带到野外放了。宋氏兄弟哪敢不依,命那个男下人照灵宝的话去做,那个男下人提着笼子走了。下人走后,宋文盛赞灵宝有颗慈悲之心,灵宝讲谈不上,他虽没剃度出家但心向佛门,像活吃猴脑这种事他是做不出的,说宋氏兄弟如此开通,把那两只猴子给放了,也是心有善念。宋氏兄弟惭愧,表示今后再也不吃猴脑了。

席间,宋氏兄弟跟灵宝商议起明日开棺褪衣的事,宋文问要不要请一位阴阳先生,宋武说有江公子在,不比任何的阴阳先生会看。灵宝说请一位也好,这样可以遮挡一些人的耳目,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宋氏兄弟一致称赞。

6宋家 夜 内

晚上就寝,宋文为凤霞单独准备出一室,灵宝说男女有别甚是合适,凤霞不同意,坚持要和灵宝、胖虎他们住一块。过后凤霞埋怨:“你们想什么呢,咱们新来乍到,让我一个人睡你们也放心?”灵宝想想认为凤霞考虑得也对。此后,他们姐弟三人这一路,无论到哪儿都同住一室。

虽说少了活吃猴脑这道菜,席宴仍很丰盛。胖虎长这么大没吃过这么多的好东西,尽情地饱餐一顿,他这么胡吃海塞不要紧,灵宝和凤霞却遭了罪。先是肚子叽里咕噜地响,接着便是成串的屁,这些屁拐着弯地往外冒,很像一支支闹心的曲子。灵宝和胖虎离的近,臭气直往他的鼻孔里入,灵宝叹道:“兄弟,你这屁也太不同凡响了,简直就是天籁之音。按理,此曲只应天上有,地上凡人怎得听?”胖虎嬉笑他也不想放,可是那屁硬是往外冒,他想管也管不住,让灵宝有屁别憋着,那样对身体不好。

这天晚上,灵宝梦见白天那两只猴子向他求救。

7宋家 日 内

早上宋氏兄弟过来问讯,灵宝让宋文查一查,那个男下人到底把那两只猴子放生了没有。宋文奇怪,问灵宝怎么会问起这个,灵宝就把他昨晚梦到的情况说了。宋文不信那个男下人有这个胆量,私下里把两只猴子占为己有,灵宝讲他的梦一向很准确,让宋文最好过问一下。

吃过早饭,宋家请的那位阴阳先生来了。阴阳先生姓朱,五十开外的年纪,骨瘦如柴,一双凹陷的眼睛像是有那么几分本事。朱先生一见灵宝就愣住,仔细端详后道:“公子好相貌,我相了几十年的面,还是头一次看见这么奇异的相貌。公子的相貌虽说不是帝王之相,却不在帝王之下,公子是……这个……”朱先生显然破解不出灵宝的身世。灵宝说朱先生过奖,他不过是一介文弱书生,没有他说的那么神异,让朱先生赶快把开棺的时辰定下。宋氏兄弟事先跟朱先生讲,他们的家父相继给他们托梦,说他的墓穴最近受到动物的破坏,雨水由此浸泡到下面的棺木。他们的爹苦不堪言,便托梦给他的两个儿子,让他们开启棺柩重新安葬。朱先生没多想,掐指算了算,把开启的时间定在了辰正时刻。

8山野 日 外

宋河的墓地是他自己生前选定,位于镇外一处背山面水的坡地,周围树木苍翠,山势环绕,东南对着一条河道。再看宋河的墓穴俯视明堂,藏风聚气,似有龙腾虎跃之势。说来也巧,宋河的坟丘蒿草丛生,沟壑交错,墓的下边还真有一个碗大的黑洞。

赤日东升,宋家的几十号人准备开启宋河的棺柩,一口崭新的朱漆棺木停在附近。朱先生观了观日头,喝令宋家人破土掘墓。坟丘平掉,往下挖掘,忽然有人惊叫,原来有几只田鼠蹿了出来。宋河的棺柩逐渐显露,虽然已腐败,但看上去还算完整。人们分着班,扩大挖掘着棺柩周围的泥土,打算把棺柩挖掘出来再用绳子往上吊。整个过程持续了近一个时辰,宋河的棺柩被吊上来,宋文让人把它抬到树下,接着命人撬起棺盖。宋家人跪倒一片,“爹呀!”“爷啊!”地直叫,再次哀悼起宋河这位已故的前辈。

棺盖开启,宋氏兄弟脸色大变,就像大白天见了鬼;朱先生过去,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灵宝上前探看,这一看也愣住了。原来宋河老人的尸身保存完好,苍老安详的面孔就像睡着了一样,这是灵宝第一次见到宋河老人的面目,不再单纯是先前的那个声音。宋河入葬前装殓的都是价格不菲的绫罗绸缎,现在都已腐烂,在腐烂成缕的衣裳下面,宋河老人尚有弹性的皮肤上生着层细密的白毛。

朱先生牙关打颤说这是要尸变,宋氏兄弟惊慌问那怎么办,朱先生说没啥好办法,只能焚尸灭煞了。灵宝不这么看,背地对宋氏兄弟讲,宋河身上的白毛并非是要尸变,而是这些年宋河心中的积怨太重,只要将宋河尸身上的衣裳褪去,宋河心中的怨气自然就会消失。宋氏兄弟恍悟,命人把他爹的尸身从棺柩里抬出,接着让所有人都退后,只剩他们兄弟俩为宋河褪衣、净身。宋氏兄弟要做的事不难办,因为宋河身上原有的衣裳都已腐烂,褪下去并不费事,而再入殓时用不着穿衣裳。

褪去成缕腐烂的衣裳,宋氏兄弟用清水给宋河净身,整个尸身擦拭完毕,哥俩惊奇地发现,宋河尸身上的白毛已几乎不见。宋氏兄弟喜出望外,对灵宝更加信任,二人一起用力,把宋河的尸身赤条条地装殓到那口新棺木,然后盖上棺盖。褪下来的衣裳丢入旧棺,宋氏兄弟让人过来将新棺钉上,准备把新棺下放到原来的那个墓坑,这时有人喊天边起云了。宋氏兄弟朝天空望去,见一股乌云翻卷着过来,速度极快。宋文暗道不好,说天马上就要下雨了,让人们赶快把新棺下葬。

朱先生指点宋家人安放新棺木,宋文和宋武把原来的那口旧棺点着,功夫不大,旧棺燃起了冲天大火,把旧棺以及里面的腐烂衣裳烧了个干干净净。新棺下放到墓坑,朱先生拿着罗盘校正,宋家人跪在墓边又开始哀哭。要填土了,这时天空已经完全被乌云笼罩,尤其是头顶上的天空,乌云低垂的厉害,好像要把下面的人给吞噬。朱先生仰视,一时忘了让人填土,就在这时,乌云中划过一道闪电。朱先生一下子醒悟,慌忙向四外的人大喊:“大家快闪开,天要打雷了!”说完,首当其冲第一个就跑,众人跟着逃窜。

顷刻,一颗车轮般大的火球散发着赤腾的烈焰,从乌云中直接飞下,目标正是那口新安放的棺柩,惊天动地的一声巨响,新棺被炸成无数个碎片向外飞溅。

灵宝也朝天空凝视,凤霞抱着他的一只胳膊,胖虎搂着他姐的后背,那情景既奇特又滑稽,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姐弟仨在玩老鹰抓小鸡的游戏。很快,灵宝的天目洞开,他看见一条灰龙正在云层的上方舞动。那条灰龙也看到了灵宝,原本龙的脑袋幻化出一个老年人的头像,这头像不是别人,正是灵宝先前看到的宋河容貌。宋河向他致意,目光中充满感激,灵宝明白了,宋河老人已经升天为龙。宋河跟灵宝打过照面,随即一闪不见,接着乌云散去,天空又变得澄碧。

奔散的人们聚拢回来,有人跑到墓坑边上惊叫:“不好了,老太爷的尸身不见了!”众人涌上,见宋河的尸身已无踪迹,只有一些被雷火烧得黝黑的木块,冒着缕缕的青烟。朱先生连声唉叹,说宋河的尸变惊动了天神,所以天神要用雷火击灭宋河的妖身。

宋氏兄弟失色,再次向灵宝求助,灵宝神情镇定,对着宋家几十号惊魂未定的人道:“宋氏的子孙们,在这里我要向你们大家道喜了,就在刚才,宋河老人已经升天为龙。”有人不信,问灵宝是怎么知道的,灵宝说宋河的龙身已在天上显现,天上的乌云和雷火就是宋河老人所为,他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消除他在人世间留下来的一切,从此安心地在天上为仙。宋氏兄弟问怎能认定那条龙就是他们的爹,灵宝告诉,刚才他们的爹曾经化为人相向他致意,故此知道。

宋氏一门沸腾,祖上升天为龙,对他们来说是莫大的荣耀,今后他们宋家肯定要出贵人。

9宋家 日 内

宋文让人将墓坑填平,回家后摆宴相庆,宋家人个个欢天喜地。昨天,宋氏兄弟对灵宝等人的来意还对家人保密,如今他们家父的心愿已了,也就没了刻意保密的必要。至于外人或官府知道了也不怕,因为除了称羡没人敢来加害,这凡人有谁愿去跟神斗,那不是自触霉头。

宋家人簇拥在灵宝三人的左右,有人说灵宝气度不俗,大概是天神降临;有人说凤霞长得太俊了,应该是仙女下凡;胖虎也不含糊,有人说他是弥勒转世,胖虎把胖肚子挺得高高的美得不行。回答着宋氏家人的问题,灵宝想起昨天竹笼里的那两只猴子,问宋文那两只猴子怎么样了?宋文赶紧让人再问,早上他已打发人去查问此事。

功夫不大,一个男下人提着竹笼子进来,里面还装着昨天的那两只猴子。宋武一见大怒,喝问到底是怎么回事,男下人说昨天的那个男下人并没将这两只猴子放生,而是拿回家准备过后卖掉,并说那个男下人现在就在门外。宋文也很生气,问对此人如何处置,灵宝暗叹世人的贪得无厌,让将此人痛责一顿逐出去不用,宋武奔了出去,片刻传来被打的哀叫。

那两只猴子一见灵宝十分活跃,灵宝抄起桌上的瓜果递上,猴子显然饿了,抓起瓜果狼吞虎咽。灵宝让把这两只猴子暂且留在宋家,待明日离开由他携带,宋文问灵宝干嘛不多住几日,灵宝说他要赶去九子山见地藏菩萨。宋文误会了,说建康附近的寺院随处可见,何必要绕道到九子山去。灵宝笑了,讲他去九子山要见的是真菩萨,不是寺院里的泥胎神像。

宋文惊异,最后托出一盘金银饼子酬谢,说江公子是他们宋氏一门的恩人,他无以为报,只好拿出这些金银来略表心意。灵宝说宋文的心意他领了,但这金银他不能要,胖虎在一边急道:“哥啊,人家给你金银干嘛不要,你还打不打算买车了,你真想让咱们,不,你真想让我姐一直走到九子山去?”宋文问灵宝买车做甚,灵宝就把此去九子山路途遥远,他姐是一女子行走不便,因此想在吴镇买一辆马车的想法跟宋文说了。宋文讲这不是什么难事,马车他家有,让灵宝他们只管赶去一辆就是。灵宝依旧推辞,宋文说他虽没福分去见地藏菩萨,但他可以捐助去见地藏菩萨的人,这样也算是功德一件。看宋文一片诚挚,胖虎在一旁急得面红耳赤就像笼子里的那两只猴子,灵宝这才接受。

一夜无话,第二天灵宝他们赶路。

10山野古道 日 外

 跟宋氏一家人别过,灵宝他们卷起车帘,让里面通风凉快,同时载上三人的行囊以及盛有猴子的那个笼子,出镇朝西南方向前进。有车的感觉就是好,可以免去今后的徒步,凤霞坐在厢里,灵宝和胖虎各坐在一边的车辕,车由胖虎赶着。之所以让胖虎赶车,是灵宝不想把这场功德化来的收获据为己有,对胖虎赞道:“兄弟,要不是你贪心过重,咱们上哪儿有这么好的马车?虽然人家是真心相送,可你哥哥我这个人面薄……”胖虎顿感自己是一有功之臣,把鞭子举得高高的,驱赶拉车的大白马撒着欢地快跑。

凤霞可不是胖虎,对弟弟给个高帽就戴,顺着梯子就爬的那副没心没肺的样儿粉面挂不住,问灵宝干嘛老是捉弄她弟弟?见什么都瞒不过凤霞姐的眼睛,灵宝强辩道:“姐,我怎么捉弄胖虎了?胖虎是我兄弟,我们虽然不是一母同胞,可我对他比亲兄弟还亲。要不,我怎么会把皇帝的女儿让给他娶?”凤霞用手指刮着她的面颊道:“江灵宝,你的脸皮可真厚,你把皇帝的女儿当成啥了,让你这么让来让去?”

灵宝问他的脸皮怎么厚了,皇帝请他做官是不是真的?凤霞说是真的又能怎样。灵宝大言不惭起来,讲他这次要是不推辞,那他现在已经是朝廷里的官了。不止如此,说不定皇帝还会招他为驸马,但他和胖虎已经约好,那公主只能由胖虎来娶,谁让胖虎是他弟弟来呢。这样一来,胖虎和公主现在说不定已经成婚,到了明年这个时候,咱娘就能抱上孙子。灵宝这旁说得煞有其事,那边胖虎听得心痒难耐,心思全不在赶车上,好悬没把车给赶到沟去。

“吁——”胖虎忽然把车给停下。

灵宝问怎么了,胖虎说他们现在最好就回去,要不那皇帝的女儿就该嫁了别人!哦,胖虎原来担心的是这个,灵宝说兄弟你多虑了,那皇帝的女人多过羊群,生下的女儿赛过猪羔,随便拎出一个来就能配你。胖虎这才把心放回肚里。这些话一句不拉传进凤霞的耳朵,纳闷先前还要把皇帝的女儿许配给她弟弟,怎么说着说着变成了猪羔。不过有一点凤霞认识到了,就是幸亏她这趟跟来了,不然胖虎还不得被灵宝耍弄死。

马车行进的速度就是比步行快,没多久,灵宝他们就从吴镇驶出十几里。看道路两边林木茂盛,人迹罕至,灵宝认为正是放生猴子的理想所在。让胖虎把马车停下,灵宝拎着竹笼进了树林,笼口打开两只猴子钻了出来。重获自由的母猴朝灵宝吱吱直叫,那只小猴调皮地爬到灵宝的肩上,灵宝喜爱道:“去吧,去吧,以后可别让人再给逮住了。”母猴率先朝林子里跑去,小猴紧跟其后,三蹦两跳便消失不见。

 一天之后,他们进入到丹阳郡的地界。

11山野古道 日 雨

这天下午,天空突然暴雨如注,灵宝他们无法行进,钻到一片高大的树木下躲避。灵宝三人把两片油布搭在马车的厢顶上防雨,另一片披在大白马的身上,三人进到车厢里躲雨。电闪雷鸣,暴雨中夹着狂风,吹打着树木猛烈地摇曳,看上去犹如海上的惊涛骇浪。望着暴雨灵宝自语,说这雨下的好,下过之后天就不那么热了。

胖虎想起什么,问灵宝那天是不是真的看到成了龙的宋河,灵宝说是真的而且宋河还朝他致意。“哥,你太厉害了,我看你越来越不像是人了。”胖虎不知怎么恭维好了。“挨骂”归“挨骂”,灵宝还得解释,说他的确能看到和听到一些别人看听不到的东西,因为他老师给他开了天耳和天目,胖虎问灵宝的老师是怎么做的,让灵宝也给他试试。见胖虎执意,灵宝不好推却,于是按谢安当年的手法如法炮制,在他的胖脑袋上敷衍几下。“哎呀,麻!痒!哥啊,你这手指头也太灵了!”胖虎大呼小叫,颇像一个虔诚的信徒刚刚受到大师的点化,回头招呼他姐道:“姐,我的眼睛清亮多了,要不你也过来试试!”凤霞没好眼瞪了他一下,怪胖虎缺心眼,竟让别人来摸自己的姐姐。

暴雨下了一顿饭的功夫才住。灵宝他们转上大道,发现周围的景象跟先前大不一样,好像根本就没下过雨——尽管脚底下泥泞,也不是现在的天气,像是春季,时间也不是刚才的下午而是上午,因为太阳悬挂在东方天际。正疑惑,见前方跌跌撞撞过来两个人,这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二十岁左右,一副读书人的模样;女的十七八岁,像是一有钱人家的小姐。两人互相搀扶负着包裹,从他们慌张的样子看,像一对私奔外逃的情侣。这两个年轻男女越来越近,边走边说着什么,可是却没有声息——按理这个距离灵宝他们能够听见。

突然,在他们的身后,几匹快马无声地驰近,马上坐着几个差役打扮的人。这两个男女显然听到,当即吓得惊慌失措,连滚带爬地向前跑去。胖虎把车停下,哪知这两个男女跑到跟前如入无人之境,像影子一样从马车和他们的身体中穿过。正惊异未定,就见那几匹快马也像影子般的穿行过去,伴随其后的是阵阵扬尘,不过这扬尘既不迷眼也不呛人。待回头,见那几个差役片刻间追上那两个年轻男女,勒住缰绳下马,如老鹰拿雀般把那两个男女捆住,往马背上一扔,翻身上马照原路返回。

胖虎差点吓尿裤子,连连说有鬼。凤霞仍是抓住灵宝的一条胳膊,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灵宝答他也是头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正当三人惊疑,周围的景象又变了回去,还是暴雨后的泥泞,当下的季节以及午后的太阳。胖虎说原来是幻觉,灵宝说不是幻觉是幻象,凤霞问什么是幻象,灵宝讲幻象就是以前真实发生过的事,由于特定的原因被映像出来。

想不出其中的玄妙,三人接着赶路。由于这场暴雨的耽搁,加上道路泥泞,灵宝他们现在的位置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要想赶到丹阳城里就得贪夜。距离丹阳城还有一段路的时候,天完全黑了下来。

12山野古道 夜

胖虎正赶车前进,发现前面有个人影在晃动,走近一看,见路旁站着的是一女子。该女子三十几岁,眼窝发青,嘴唇发白,一头黑漆漆的散发几乎遮住她的眉目,露出的地方说明她很有几分姿色。女子也要去丹阳城,问能不能载她一程,胖虎连连说行。灵宝见后惊讶,但事情不容他多想,进到厢里让出他坐着的那侧车辕。凤霞问胖虎在跟谁讲话,灵宝答是一请求捎脚的妇人,说着拉过一个包裹当枕头,横挡在车厢的入口处。

女子刚靠前,胖虎就感觉有股冷气袭来,咧嘴骂道:“他娘的,怎么这么冷啊!”灵宝在车里回应,天黑了又下过雨不冷咋的,让胖虎好好赶车,等到了丹阳城让他洗热水澡,吃上等的菜肴,住上好的客房。胖虎一听来劲,不再理会还冷不冷,挥动鞭子让大白马快跑。

胖虎一边赶车一边搭讪,问人家住哪里,为啥一个人黑灯瞎火地赶路。女子告诉她是这附近的村民,因为家里有人得了急病,所以要进丹阳城去请郎中。胖虎“哦”了声,手里的鞭子紧挥,知道这急病可不能耽误。女子问胖虎他们这是打哪儿来,又要到哪儿去,胖虎天生肚子里盛不住事,一听女子问这个马上来了精神,说他们此次是去九子山拜佛,接着讲起宋河成龙的经过。女子静静地听着,两只呆滞的眼睛若有所悟。凤霞越听越不对劲,因为她只听胖虎一个人在讲话,对方却没反应,想挑帘看看,无奈厢口被灵宝给挡着。

13丹阳城 夜 外

丹阳城到了,胖虎一路上光顾着卖弄,猛然间发现搭车的女子已不知去向。胖虎奇怪停下车喊:“婶子!婶子!你到哪儿去了?”灵宝让胖虎别喊了,说人家已经进了城去。胖虎说不可能,一个女人家怎么会走得那么快,前后左右地找,却不见那女子的身影。灵宝不睬胖虎,下车径自朝丹阳城的城门走去,胖虎驱车跟上。

宵禁的时辰还没到,城门把守着一些士兵,见灵宝他们到来大声吆喝。灵宝想说他们是从建康而来,胖虎是当朝吴大人的公子,也是未来的驸马,见胖虎手握鞭子怎么说都不像只好作罢。最后讲他们从栖霞村而来,此番要去宣城郡的九子山礼佛,因下雨耽误了路程,所以天黑了才到。看灵宝他们年少,下午的确下过一场暴雨,士兵们没咋盘问。一个领头的军官问车上是什么,灵宝答车上坐的是他们的姐姐,军官查看说好俊的女子,凤霞厌恶地把头低下。

军官一脸的“公事公办”,说丹阳城近来已经戒严,以防敌方的探子刺探军情,你们天黑至此,不能放你们进去,要进只有等到天明才行。军官的话摆明了是在要钱,因为要是防备灵宝他们是探子的话,那么晚上入城和天明进城又有何区别,更何况现在还没到宵禁的时候。知道对方是在索要钱财,灵宝从包裹里拿出一个银饼,说军爷们辛苦,这饼银子就当是慰问,请军爷们行个方便。军官接过眉开眼笑,全没了刚才的蛮横,让灵宝他们赶紧进城。

14丹阳城 夜 内

进到城里,宽敞的大街上几乎见不到人影,寂静的令人生畏。

凤霞拉着脸问灵宝干嘛拿银子给士兵,灵宝说你没看着么,要是不拿银子人家就不让入城,不入城那咱们就得在城外住宿。凤霞说给也行,可也用不着给那么多,你还真把自己当成了财主。“姐,钱乃身外之物,用完了再想法去挣……”灵宝话没说完又进到厢里,说是胖虎的“婶子”又来搭乘。胖虎伸着脖子找寻,见先前搭车的那个女子从一黑暗的角落出来,说她刚才因为心切,进城时匆忙了些,过后一想还没跟小兄弟道别。胖虎天生的古道热肠,问女子要到什么地方去请郎中,他好把她直接送到。按照女子的指点,马车到了一座高大的建筑跟前,门上的匾额写着“丹阳郡府”四个大字,女子讲她就在这儿停下。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88必发娱乐 www.tshtl.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88必发娱乐 88必发官网 频道www.tshtl.com/telescript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88必发娱乐 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88必发娱乐 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88必发娱乐 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88必发娱乐 (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